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小说 查看内容

深夜男人

2019-1-28 12: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 评论: 0

摘要: 如果是夏天,这个时候的街头应该还很热闹;但这是冬季,距离一年里最后一个节气“大寒”还有8天。夜里10点,在冬季,在这个小县城,已经是深夜了。一个男人正匆匆行走在深夜的大街上,目光不断地在依然光彩斑斓的霓 ...

如果是夏天,这个时候的街头应该还很热闹;但这是冬季,距离一年里最后一个节气“大寒”还有8天。夜里10点,在冬季,在这个小县城,已经是深夜了。
一个男人正匆匆行走在深夜的大街上,目光不断地在依然光彩斑斓的霓虹灯和店铺门牌上搜索着。我们相遇的时候,他面色微红,说着话的时候,大口的白气从唇齿间涌动出来,在凌冽的夜空先是成团,随后消散。
他说他在寻找一样东西,一样必须在今晚买到的东西。寻找、并购买一样东西,那他便不能坐车。从他居住的地方到我看见他的地方,直线连接的路线上,至少有十几个街口、八九里路程。他不可能走直线,他需要在街路两边不停折返;他还可能需要拐进一些他所能想到的、可能有着他需要东西的小巷。
他并不年轻,身躯发胖,在深夜的街道上曲曲折折地奔波。他早已是祖父级的人,他的儿女早已有了儿女。他不愿在这个冬天的深夜里去麻烦他的儿女替代他的奔波。他深知他的儿女自然一如他爱着儿女一样地爱着自己的儿女,在这个深夜,在温暖而明亮的房子里,一家人或者正在电视机前做欣赏疯子的傻子;或者早已哄睡了儿女的儿女,小两口卿卿我我,天上地下、情仇爱恨、柴米油盐地开扯;或者各自玩手机,与某个陌生或熟悉的人畅谈人生,或者阅读并转载、点赞、评论着那些与爱、道德、真理、正义、保健、美容等密切相关的内容……他一如很多年以来地爱自己的儿女,他觉得孩子们该有自己的时光,所以他选择了在冬天的深夜里奔波。
他奔波的目标,其实并不是什么稀罕珍贵的宝贝,平常虽不能说随处可见,但至少每个巷子、每个小区门前都会有;只不过现在,确实找不到。他所寻找的东西珍稀程度,是由时间段的差异凭空提升的。的确,路灯、广告牌、橱窗灯、车灯,闪烁、明亮,但唯独没有与“蒸馍”、“大饼”、“烤饼”等字眼相关的光线显示出工作状态。
我决定陪他奔波一段,因为我依稀记得某个巷子里有他需要的东西,而且很可能还未打烊。一场大雪刚过,路面两边依然还有冰碴,踏上去咯咯喳喳,清脆得让人警惕。
一个人的奔波变成了两个成年男人的奔波。我们快速地在灯光、车辆中穿梭,快速地在时有冰渣的路面上行进。经过一大段需要爬坡的路段,他较我更加沉重且衰老的身躯,让他呼呼喘着粗气。加入这场奔波,我也有好奇。
我的好奇有了答案。他是祖父级的人,但他并未退休,正当他洗完脚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他的上级电话通知他,第二天清早去外地参加一个会议。中国的很多机关,特别是那些闲得蛋疼的机关,工作时间或者一张报纸、一杯茶耗到天黑,什么决策、工作、通知都没有,反倒在下班后、节假日就赶着给自己的下级或者下属通知事,而且件件紧急。其实也并不见得就那么紧急,干这事的机关或者头脑不过是为了宣示存在感或者让别人感觉自己很忙。
也有一些闲得蛋疼的机关,或者将一些芝麻大的事用几万字的文章倒腾,倒腾到让人听了热血沸腾,但作者、听众都忘记了芝麻那事;或者将百十字的公文反反复复捯饬个把月,直至最后毫无错误、毫无破绽、毫无责任、毫无效果;或者将一大帮人召集起来,慷慨激昂地陈词几个小时,散会后从主席台到听众席依旧一团茫然。
他就恰好遭遇到了那种急需宣示存在感或者营造“很忙”氛围的上级机关,他也早已习惯并积极配合这样的表演。他是祖父级的人,但他却和自己的老人生活在一起。他的老人习惯于每天早起熬一杯罐罐茶。罐罐茶起初是火盆里生了火,用小砂罐熬,红艳艳、黑沉沉的色,喝嘴里苦涩苦涩的,但这个地方上了年纪的人都爱喝。喝惯了罐罐茶的人,并不认为开水泡的那叫茶,认为只有那种熬出来的才叫茶,喝上够味、过瘾;早上一喝,全天精神清爽。
喝罐罐茶,必须用面食垫底,饼子或者馒头,甚至是烤熟的土豆,都和罐罐茶很搭。以往的时候,他都是每天早起给自己和老伴买早餐,顺便就给老人带上喝茶的点心,那时买的无论是馒头还是大饼,都是热乎软和的。这次,那个用来“装忙”的通知要是早来四个小时,那是他刚刚下班,在回家的路上就会顺便买上,大不了放在微波炉里热热,虽然不那么新鲜,也可以照样热乎软和;也或者早来两个小时,那个时候再次出门,遇到销售这些东西的店铺尚未打烊的概率远远要高很多。
莫要说一个小县城,纵使在很大很大的城市,夜里9点以后都恐怕不是这类本该在三餐时间供应的商品的营业时间。但那个电话恰好就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间来了,于是他只能在这个时段满世界地寻找一个很渺茫的概率。他的老人因为糖尿病,还不能吃甜食;因为牙坏了,不能吃太硬的。否则,那些小超市里的各种面点也足以早些结束他的奔波。
他的这番奔波,那个等待着在第二天清晨享受罐罐茶配蒸馍的老人不知道,他那些正在享受人生的儿女以及儿女的儿女也不知道。不知道的人是幸福的,奔波是他自己的,如同担了两桶水,他在中间奔走,两头只需要荡漾。我知道了,或许我是幸福的。
倘若我依稀记得的那家店铺碰巧没有打烊,那他今晚也会享受一次幸福。但很可惜,那家店铺和预料的一样,我们只是看见落满灰尘的卷闸门低垂在那里。旁边的电焊铺,焊花四射,叮叮当当,那里面的人也是在奔波,为了扁担两头的人。
我们又回到了相遇的街口,我们握手道别。那一刻,他满怀歉意,我满怀歉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下一篇:谢谢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