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小说 查看内容

《错过》

2019-1-8 11: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 评论: 0|原作者: 传说书酒风

摘要: 1、“大帅,今儿来了就不要走了吧,今天是人家的生辰,留下来嘛。”丽人涂着艳丽指甲油的手指,纤长白细,落在男人的脖颈上,慢慢变成藤,缠缠绕绕地从男人散开的衣领处伸了进去。男人半倚在宽大的椅子上,不动也不 ...

1、“大帅,今儿来了就不要走了吧,今天是人家的生辰,留下来嘛。”丽人涂着艳丽指甲油的手指,纤长白细,落在男人的脖颈上,慢慢变成藤,缠缠绕绕地从男人散开的衣领处伸了进去。
男人半倚在宽大的椅子上,不动也不说话,只眯着眼睛看着她,刚倒进嘴里的酒,有几滴落在了嘴角上,他也不去管它,眼见着酒淌过下巴,就流进了胸膛里。
丽人媚眼如丝,慢慢从男人身后绕到前面,低头,弯腰,翘臀,舌尖就落在了那酒的痕迹上,红唇也就吻上了男人的胸膛。
男人大笑着,手掌揉捏了两下丽人饱满的臀,丽人的腰肢就像蛇一样左右摇摆了起来。
“好了,三娘,礼物也送了,酒宴也吃了,我也得走了。”男人推开身前的丽人,站起身来,昂扬的身姿在军装的映衬下,更是峥嵘潇洒。
他本就长得剑眉星目,这会儿又喝了酒,不怒自威的气势便弱了,风流倜傥的气质就显了出来。不是商贾公子那种故作的风流,也没有官家子弟那种摆谱式的生硬,是战场上打磨出来的那种混不在乎的洒脱,才是最吸引人,尤其是对女人。
“大帅,云海…”三娘发着嗲地喊他,她是知道的,事实上,满城的人都都知道,慕容大帅家的夫人就是个摆设。他们成婚以来的这两年,尤其是明大帅去世后的这一年,慕容云海只要是在满城,想找他,就去欢场夜总会,保准一找一个准儿。
三娘在天上人间夜总会做舞女,长得漂亮,人也野性,跟了慕容云海一个月了,正得慕容云海的欢心。从没有哪个欢场女子能跟了他一个月,也从没有听说哪个女人能让慕容云海在外面过夜,三娘起了小心思,要是能进慕容府,那才真是上了天了。
“三娘,差不多得了,女人贪心可不好。”慕容云海一边整理衣服,一边似笑非笑地对三娘说着,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冷光,瞬间打消了三娘想留人的热情,“大帅,三娘没有贪心,就是觉得天太晚了,您又喝多了酒......”三娘有点紧张,这个男人一旦脱离了欲海,沙场里沾染的冷酷就流露了出来,隐隐还带着血腥味,她莫名有点害怕。
“好了三娘,我知道。你早点休息吧。齐六!”慕容云海对着门口喊道。
“是,大帅!”副官齐六从门外走进来,把手里的军帽递给慕容云海,又帮他把大衣披在肩上,跟着就出了门。
等慕容一行走后,三娘便瘫软在椅子上。有些心思起了一次就够了,想保命,安分守己是上策,三娘默默想着。
“孙妈!”明岚放下书,看了眼客厅角落里那座欧式座钟,已经夜里十点半了,慕容云海还没回来。
“小姐!”孙妈从厨房里出来,“需要拿宵夜给你吗?”明岚今天胃不太好,晚饭就吃了一点,她给明岚熬了养胃的山药燕麦粥,一直在火上煨着呢,这会儿正好喝了,暖暖和和的,好睡觉。
“不用了,我没有胃口。做的什么宵夜?”明岚温柔地问孙妈,孙妈从小看着她长大,母亲去世后,是孙妈一直照顾她,虽然是下人,却跟她形同母女。她嫁给云海后,孙妈也跟了过来,她不放心,舍不得离开明岚。
“我把怀山药切成丁,放了粳米和燕麦,熬了粥,配了点小菜。”孙妈走过来,坐在明岚身边,明岚顺势挽了她的胳膊,把头放在了孙妈肩头,温声说:“是暖胃的粥,一会儿云海回来,给他吃吧。他在外面应酬,总是喝酒,胃哪受得了,这粥适合他。”
孙妈握着明岚的手,慈爱地笑着:“我们家小姐最贤惠了,姑爷真是好福气。”可是,谁都知道他好福气娶了这么贤惠的夫人,他自己却不知道,也不是不知道,是不珍惜,不在乎。
整个满城,连七八岁的娃娃都在笑话小姐这个慕容夫人就是个摆设,就像是供桌上供着的菩萨,看上去很神圣,其实除了那袅袅的香火,她一点来自丈夫的温暖都没得到。
“小姐,你也吃一点吧,吃完了就去睡觉,我等姑爷回来。你最近胃口差得很,瘦了许多不说,脸色也不好看。”孙妈心疼了,这个孩子是她从小看到大的,温柔娴雅,还懂事得很。懂事的孩子总会把心事藏在心里,她就是这样,对每个人都很好,就是对自己不好。母亲去世了,她还有父亲,可是一年前,明大帅也去世了,她除了那个从不把她放在心上的丈夫以外,就只剩了自己了。
“我不想吃,孙妈。我再等一会儿,妻子等丈夫回家,是天经地义的,再说,他不回来我也不放心,睡不踏实。”明岚伏在孙妈的肩头,轻声说。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孙妈的肩头还能够容纳她一时的软弱,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愿意让孙妈看到她眼睛里的愁绪。趴在她的怀里,闭上眼睛,说出来的话仿佛就成了真,而心底的那些惆怅,就让它埋在那里吧。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来,大门开启的声音响起来,院子里养的那两头獒犬的声音响起来,明岚快速地坐起身,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生怕自己的仪容有失,给云海看到,被他嫌弃。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和心里的下意识时,明岚脸上便起了红云,是云海回来了啊。
孙妈看着小姐的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女人啊一旦动了心,多少匹马都拉不回来了,希望天上的老爷太太保佑,早点让姑爷醒悟,小姐也能早点得偿所愿。
3、
慕容云海一边往屋里走着,一边把大衣和帽子甩给了齐六,他脑子里还想着下午那场军事会议,有些部署还需要安排下去,便转头吩咐齐六:“一会儿到我书房来一下。”,齐六就一愣:“大帅,这都几点了啊?”齐六跟慕容云海一起长大,又闯过很多场生死关,关系自是非同一般,私底下,他跟慕容云海说话很是随意。
慕容云海停下脚步,瞪了他一眼:“几点了?打起仗来,不睡觉的时候都有,这刚让你休息几天,你小子就发起懒来啦!”
齐六连忙说:“谁发懒了啊,要是打仗,你让我一天四十八个小时,我都愿意啊。可是大帅......”齐六把下巴一扬,示意慕容云海看一眼灯火通明的大厅,“夫人都等你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去书房,不合适吧。”齐六的声音低了下去,因为他看到了慕容云海瞬间垮下来的脸,那脸上的神色就像是山雨欲来时的乌云,压得他胸闷。
可是他又忍不住不说。本来就是嘛,那么好的女人娶进门,又漂亮又温柔,云海干什么对人家那么冷淡!以前云海对人也不这样啊,那温文尔雅的样子,不知道迷倒多少女人。就是现在,他对外边的女人也不赖啊,为什么一见到夫人,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冷漠得像是一块冰,不管夫人怎么暖,都把他暖不过来。尤其是这两个月,大帅花天酒地的程度,他都要看不下去了。
真是别扭,齐六心想。
齐六心里头腹诽,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慕容云海的脾气他知道,平时看着挺好说话的,可一旦发起火来,那就是一头下山的猛虎,光那气势就能把人吓瘫了,他可不敢在这事上摸老虎屁股。
慕容云海盯着自家小楼的客厅,不用进门他也知道,那个女人会坐在沙发上看书,会接过齐六手里他的那些衣服,温柔地说回来啦,会吩咐厨房给他准备宵夜,也会在他进入书房的那刻,默不作声地自己回卧房。
他皱了皱眉头,身上的酒气散了不少,但还是有些味道,要不要等散了再进去?转而又想,有没有酒气也还不是一样,一样的从容淡定,一样的有条不紊,又有什么所谓。
上次他从夜总会回来,喝的比这次还多,齐六架着他进的门。那时候他身上除了酒气还有女人们的脂粉气,她不是也没有嫌弃?让齐六安排人给他沐浴,让孙妈给他熬解酒汤,有条不紊,真是大家闺秀的气度。
可是他怎么就那么恨她的有条不紊呢?那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的火怎么也压不住。他被收拾妥当了,又被她差人送进了书房里。他的书房是个套间,里面还有一个卧室,本是用于休憩的,但是自打成婚以来,那里就成了他的卧室。
下人们都去休息了,她也只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那一刻他的火终于爆发了,他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摔在床上,翻身压了上去,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她好像挣扎来着,可是他早就被心里的无名火烧没了理智。火窜到手上,她的衣服就被撕破了,火窜到头顶,他的眼里就充了血,见到什么咬什么。火在身体里乱窜,他就把自己变成了鞭子,重重地鞭笞着身下的女人。他要打碎她的从容,打碎她的有条不紊。她好像哭了,哭了好啊,哭也比她总挂在脸上那种温柔的假笑好看。
一想到这里,慕容云海就有些懊恼。那晚之后的第二天早晨,他醒来时仍旧是在书房里,一切都被收拾得很干净,连床单上那刺眼的红都被收拾掉了。他虽然喝醉了,可是意识还在,他记得那片红,也记得她脸上的泪,可是就在他已经做好了被她声讨的准备时,她却把一切收拾的这么干净,就像从没有发生一样,就像,一场梦一样。
多贤惠,是不是?
这两个月以来,他回来得越来越晚,气她也好,忙碌也罢,还有那么一点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的尴尬。
4、
“回来啦,云海。”慕容云海迈步进了门,明岚已经站在厅里迎接她了。慕容云海含混地答应了一声,低着头就要往楼上走。
“云海,孙妈做了夜宵,你吃点再上楼。”明岚叫住了他,有那么点隐含的急切,跟平时的淡定有点不一样,慕容云海停住了脚步。
孙妈见状赶紧小跑着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的功夫,餐桌上已经摆起了四样小菜和热气腾腾的养胃粥。慕容云海看着明岚跟着孙妈忙前忙后地准备着,不由自主地就站起身坐到了餐桌边,胃里也滋滋啦啦地有些刺痛,仿佛在叫嚣着,它要喝粥。
慕容云海接过明岚递给他的勺子,有点不自在地说了声谢谢,明岚开心地笑着,她好像瘦了,突然的一个念头把慕容云海吓了一跳,他赶紧低下头去,快速地吃起粥来。
“云海,我......”或许他们好久没有这样像一家人似的坐在一起吃饭了,饭桌上和谐温馨的气氛感染了明岚,她很想对慕容云海说点什么。
“大帅,你的电话,急事。”齐六闯了进来,对慕容云海喊道,然后又很抱歉地对明岚点了点头:“实在抱歉啊夫人。”明岚了然地摇了摇头,对齐六微微笑了下。
慕容云海皱了皱眉头,刚刚齐六进来时他在想什么?对,他在想这样的时刻能不能再长一点。他咀嚼了一下嘴里的粥,清香甜糯,然后眉头就舒展开了,嘴角也跟着翘了起来,他想,自己这回是真的想通了。
他站起身跟着齐六往书房里走,那里有分机,同样可以接听电话,等上了二楼,他才鼓足了勇气对楼下正跟孙妈小声交代什么的明岚喊了声:“房里等我。”
明岚看着慕容云海消失在二楼的拐角处,一时呆在了那里,她怀疑自己是幻听,或许云海只是随意地看了她一眼也说不定,那句让她等他的话,是自己想出来的吧。直到孙妈开心地拉着她让她赶紧上楼去洗漱,说姑爷一会儿要回房里,明岚才恍然,原来都是真的。
明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卧房的,孙妈像伺候一个木偶人一样,把她收拾好了送进了卧房,此时她坐在宽大的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眼里闪过的是慕容云海刚刚说那句话时,嘴角的那丝笑意。
可她应该是高兴的才对,为什么心里却充满了紧张和害怕?那夜的场景不期然地又浮现在脑海里,愤怒的慕容云海吓着了她,她被他咬得青紫不堪,他不管不顾地在她身上驰骋,疼痛如刀般割着她的身体,她哭,他笑,似一场滑稽剧。
孙妈看着这样的明岚,恻然地叹了口气,“小姐,不要怕,夫妻都是这样的,等你们感情更好了,你就明白了。”
明岚自始至终都是明白自己心意的,既然铁了心要跟着他,总要迈过这个坎去,这样想着,她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孙妈下去休息了,明岚拿了一本书,一边看一边等云海回来,只是这一等,却等到了天明,云海也没有回来。
5、
此时的慕容云海正躺在床上,看着趴在他怀里的女人发呆。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昨天夜里那个电话让他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只因为这个电话是芷柔打来的,而芷柔不是应该在日本吗,怎么突然带了满身的伤回来了呢?
见到慕容云海的芷柔只知道哭,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慕容云海能做的除了安慰也只有陪伴了。
芷柔曾经是他的恋人,在明岚之前。确切地说,是明岚的介入,分开了他和芷柔,可是慕容云海也知道,就算没有明岚,他和芷柔也走不到一起。
芷柔的父亲是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穷光蛋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的大头兵,拿什么去养蜜罐里长大的千金小姐?
当年的明大帅看中了他的机灵聪明有魄力,提升他做了贴身副官,日子这才好过了一些,满以为他可以去芷柔家提亲了,明大帅却提出了要他做女婿的想法,而那时候芷柔的父亲也已经频频让芷柔接触据说在日本富甲一方的坂田少爷。
他拒绝了明大帅的提议,执意要跟芷柔在一起,可是芷柔却答应了父亲的安排跟着那个坂田去了日本,临走之前她对慕容云海说,为了他的前途,她宁愿去日本。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排斥明岚的地方,他接受了明大帅的提议娶了明岚,却失去了心爱的芷柔。
明岚?慕容云海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曾经让明岚在房里等他,可是他出来的着急,忘记了跟她打声招呼了。等不到他,她应该也就睡了吧,云海想。
还要等芷柔醒来,他才能走,也不知道齐六那小子知不知道送消息回去,告诉明岚他晚上还得晚点才能回去。
6、
徐杭进门的时候,明岚正站在窗边发呆。云海一夜未归,她也等了一夜,刚刚齐六回来说云海有紧急军务要处理,晚上还要晚点才能回来,她点了点头,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一波三折,说的就是他们吧。
徐杭是明岚在学校时的同学,后来明岚退学回家跟云海结了婚,一帮子同学还觉得惋惜呢,他们一直觉得徐杭跟明岚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后来听说徐杭留学去了日本,这样算来,他们也有两年没见了。老同学来访,明岚很高兴,她带着徐杭去逛了满城有名了几处景点,最后挑了自己最爱的一家茶楼坐下来歇脚,吃茶聊天,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明岚,你除了瘦了些,刁钻狡黠的样子还跟从前一样。”徐杭剥了几枚果子放在明岚面前的小碟子里,笑着说。
明岚便有些不自在,或许是太高兴了吧,她又恢复了几分做姑娘时候的性子,她笑着问徐杭:“高材生,还没问你,怎么从日本回来了。”
徐杭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明岚,“我这次是带着任务回来的。”
“任务?”
“是,护送几名中国人回国。”徐杭说,“几名中国女人。”他又补充。
明岚没有说话,睁着大眼睛等他继续说下去。
“这几名中国女人都是被骗去日本的,有些日本人专门到中国来装成有钱人骗中国女人跟着去日本,到了日本再把她们卖到日本的妓院里,能挣一大笔钱。”
明岚的脸色变了变,“这些女人里是不是有郑芷柔?”
徐杭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
明岚苦笑了一声:“她就站在你身后。”徐杭猛地转过身去,看见一男一女正从楼梯上走了上来。
女的正是郑芷柔,而男的却是慕容云海。
慕容云海的脸上布满了阴云,他大步走到明岚与徐杭的面前,冷冷地笑了两声:“不给介绍一下吗,慕容夫人?”
明岚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平静地说:“徐杭,这是云海,我的丈夫。云海,这是徐杭,我的同学。”
“你好!”徐杭对着云海伸出手去,云海却视若无睹,齐六已经从别的桌旁拿过椅子来,云海便一屁股坐了下来,“哟,同学呀,还真是没有见过,我说大老远就看见你笑的跟过年一样,原来是见到老......同学了啊!”
云海故意顿了顿,明岚的脸色便红了起来,她尴尬地看了一眼徐杭,“不好意思徐杭,我要回去了,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说着,她便想拉着云海走。
“要走了啊,我才刚来呢,你先回去吧,我这还没叙旧呢,我这不是同学,我这是老......情人!”慕容云海笑的邪气十足,他挑衅地看着明岚,看着她的脸从红变白,又从白变得更白。他心里猛地跳漏了半拍,因为他一直在等着明岚的眼泪什么时候掉下来,可是那晶莹的液体只在眼圈里氤氲了一下,便慢慢地收了回去。他突然有种预感,他好像要失去她了。
可是怎么会呢?他这两年来跟欢场女子不知道疯闹了多少回,她不是也没什么反应吗?是觉得在“老同学”面前丢了颜面吧,想到这里,云海又挑衅地看了一眼明岚,而明岚也确实如他所料,早已经一脸的平静如水。
“我告辞了,你们自便。”明岚温柔地冲徐杭点了下头,便目不斜视地下了楼。“明岚,我送你。”徐杭站起来就要追过去,齐六却挡住了他的去路,“不劳烦先生了,我去送夫人回家。”说着便追下了楼。
徐杭无法,他回头看了一眼云海,又看了看娇娇怯怯地芷柔:“芷柔,我们又见面了。”
芷柔像是受了惊吓似的,身子颤了颤,躲到了云海身边。
“哟,徐先生,认识人挺多啊。”云海搂住芷柔娇弱的身子,像是护犊的兽。
徐杭看着他的动作,良久后,突然笑了起来:“慕容大帅,不会不知道,我,芷柔和明岚,都是师大的同学吧。芷柔没有告诉你?哦,看来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明岚咯!”
说完,徐杭摇了摇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躲在云海怀里的芷柔,从怀里掏了一些钱放在桌子上,再不与他俩多言,独自下楼离去。
只留目瞪口呆的云海,满脸疑云地看着泪眼汪汪地郑芷柔。
齐六送明岚回家的路上,欲言又止,明岚一言不发,也一眼不看他。齐六沮丧地直嘬牙花子,可他确实也不知道说啥。
他不能不告诉云海芷柔回来了,也不能告诉明岚,云海陪了芷柔一夜不能回来陪她,这叫什么事啊,齐六在心里哀嚎着。
回到家的明岚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孙妈来叫了很多遍,她只说头疼,想睡觉,却也不开门。
夜里慕容云海仍然一夜未归,清晨的时候,明岚倒是把门打开了,只是她的眼睛红肿,脸色苍白如纸,吓得孙妈赶紧叫人给明岚熬汤补身子。
“孙妈,别忙活了,我不饿。”明岚说,她又看了眼一旁站立不安的齐六:“齐副官,麻烦你去把慕容大帅叫回来,就说我有事找她。”齐六的汗毛立了起来,明岚从来没有这样喊过他齐副官,也从来没有喊过慕容大帅。事情闹大了,云海,你自求多福吧,齐六啥也没说,飞也似地跑去找慕容云海。
慕容云海在郑芷柔那里什么也没有问出来,他心里明白有些事他可能错过了。芷柔只会说,她一直爱着他,从没有放下过他,他并不爱明岚,他爱的是她。
慕容云海烦躁地看着哭闹不休的郑芷柔,他突然很想念明岚,想念她的冷静和从容不迫。他承认自己很嫉妒那个叫徐杭的,因为在自己面前的明岚,从来都没有露出过那样狡黠调皮的笑容,那样娇俏,又那样真实,他知道,那应该才是真实的明岚。
他还是没有忍住,跑去找了徐杭,而徐杭带给他的真相,让他恨不能去撞墙。
云海喜欢芷柔是有一段过往的。那一年,云海还不是大头兵,成日价在街道上混,有一次为了护更小一点的齐六,他被人砍了好几刀,若不是芷柔路过把他送去了医院,还替他交了医药费,他可能都活不到今天。他觉得那么漂亮的女孩,又那么善良,他肯定要保护她一辈子的。
可是徐杭却告诉他,当天是明岚救了他,若不是她家里正好有事她不得不把芷柔叫去医院看着他,云海睁开眼看到的应该是明岚而不是芷柔。
后来知道云海和芷柔在一起了,明岚还笑说她是他们的媒人呢。只是后来芷柔看中了日本少奶奶的生活而抛弃了云海,明岚也是知道的,她自己找了明大帅要求嫁给云海。明大帅不同意,可明岚异常地坚持,明大帅甩给她一句话,说她迟早会后悔。
明岚是个傻子啊,她后悔也不会说出来。徐杭轻蔑地看着慕容云海,真是可惜,明岚这次真的瞎了眼。
是,瞎了眼的不止是明岚,还有我。慕容云海低声说。
8、
齐六找到慕容云海时,他正喝得酩酊大醉。“大帅啊,别喝了,出大事了啊!”齐六哭丧着声音喊。
“出啥事了,你看你这个熊样!”云海骂他,“你还有力气骂我,夫人叫你回家呢,看夫人那个样子,肯定是生气了,你回家才真是熊样呢!”齐六气急败坏地说。
慕容云海一激灵,揪着齐六就往车里拽,“快点,快点,我要回家。”
明岚已经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她也没什么东西要带走的,父亲母亲的东西她交代给了孙妈,让她带去老宅安放,至于其他,她也就只剩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银票而已。
她吹了吹刚写好的离婚书,好让墨汁干的快一些,楼下有了动静,想必是慕容云海回来了。
她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成婚以来一直自己睡的屋子,轻轻笑了笑关上了门。
慕容云海看着手里的离婚书,感觉头一阵阵晕眩,不是想通了要好好跟她过日子的吗,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如今这样?
“你不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可在今天之前,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或许并不知道。只是又有什么所谓,你并不在意,不是吗?那好吧,从这一刻开始,我也不喜欢你了,如此,我们也算扯平了。”明岚说完,拿起那个小小的行李箱,往门口走去。
“明岚!”云海喊她。
“慕容云海,我们不要再见了。”
一年后。
最近慕容云海简直被是否要联合抗日的争吵烦死了,在他看来,那些地盘怎么能比得上国土?被小日本欺负,再做一次东亚病夫,他怎么受得了。
这一段日子,他奔跑在邻省之间,不停地游说那些军阀同意他的提议,联合起来一起打小日本。
总算有了效果,他们同意了,云海被推举为联合军司令,率领队伍赶赴最近的战场。云海知道,他们之所以愿意听他的提议,愿意给他军队,一方面是因为大家都是铮铮的汉子,另一方面还是因为他是明大帅的女婿,而那些军阀们都曾是明大帅的部下,他们敬重明大帅。
云海再次想起了明岚,他甩了甩头,想把她甩出脑海去,可是并不管用,于是他就加倍地身先力卒,只有杀敌的时候,他才感觉到痛快。
仗并不好打,死亡像镰刀收割着一茬又一茬的尸体。他倚在简易的棚子外,看着那些战地医生和护士为那些正哎哟叫着的伤者包扎。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太累了,要不然怎么开始有幻觉了,那个正给伤兵包扎胳膊的护士,背影怎么那么像明岚。
他低低自嘲着,站直了身子打算出去看看战壕挖得怎么样了,“你的胳膊没事了,子弹没有伤到骨头。”熟悉,极其熟悉,梦里出现了多次声音,是明岚的声音。
他转身跑进了棚子里,几步跳过伤员,一把抓住了那个护士的胳膊,然而他的惊喜落了空,并不是明岚。
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可是没有用,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自以为是的失去,自我折磨的救赎。
“他在找你。”徐杭对正忙碌的明岚说。明岚确实在这个医护队里,她是组织者,此时正在整理物资,交代完了就要赶赴下一个战场。
离开云海以后,明岚就找到了徐杭。徐杭帮她安顿下来,直到她十月怀胎产下了儿子。
是的,明岚怀孕了,是云海的孩子。那天夜里,她本来是打算告诉云海这个消息的,只是一系列变故下来,她打算自己守着这个秘密,守着这个孩子,他应该不在意的,不是吗?
后来,她就跟着徐杭参加了革命会,利用自己学习的知识,成立了战地医护组织,为那些受伤的士兵减轻痛苦,为军队募集医药。
“徐杭,我走之后,这些物资你要仔细发放,物资紧张,小心点用。”徐杭苦笑了一下,一旦说到他,她就是这样顾左右而言他。
战争从来不会因为谁而开小灶,慕容云海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持久战,采用了最危险的诱敌深入的战策,打算把敌人一举歼灭,而他把自己做成了诱饵,险招才能更奏效。
当明岚得到云海已经被围三天的消息时,她写了一封信给徐杭,并从贴身衣服里拿出了一件东西,随信留给了徐杭,然后就义无反顾的奔赴了战场。
她去找慕容云海了。
又三天后,云海的军队解了围,敌人全军覆没,可云海也再也没被找回来,没有找到的还有明岚,他们就像是一阵烟,消失在了战场上。
有人说,他们应该是被附近的村民救下来了,也有人说,可能是被窜逃的敌人抓走了。那片战场,齐六带着人打扫了六遍,一个个尸体搬过来搬过去,却都没有慕容云海和明岚。
齐六嘟囔着,没有尸体是好事,是好事,却又忍不住蹲在一堆尸体边,嚎啕大哭。
有人再看到齐六时,发现他跟在徐杭身边,确切地说,他跟在徐杭身边的那个小娃娃身边,每日笑嘻嘻地,喊着小磊,小磊。
那是明岚给孩子取的名字,慕容磊,希望他一生光明磊落,像他的父亲那样铮铮铁骨,做个好汉。
孩子睡觉的时候,听得不是那些儿歌童话,齐六会拿着一张照片,指着上面的男女,教他喊爸爸妈妈,然后将他爸爸妈妈的故事给他听。
“六叔,你怎么哭了。”
”六叔没哭,六叔是开心。”六叔是太想念他们了,齐六亲吻着小磊,哽咽不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孟婆汤》下一篇:坠落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