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小说 查看内容

《孟婆汤》

2019-1-8 10: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 评论: 0|原作者: 风筝细线

摘要: 锅里的汤咕噜咕噜的响着 孟婆用勺子一碗一碗地将汤盛到碗里,看了看窗外蒙蒙亮的天空,孟婆不得加快盛汤的速度。得快点把汤退出去,奈何桥上的亡灵大抵都挤成一团了。头发一抓,发绳一捆,孟婆就推着装满汤的车推出 ...

锅里的汤咕噜咕噜的响着 孟婆用勺子一碗一碗地将汤盛到碗里,看了看窗外蒙蒙亮的天空,孟婆不得加快盛汤的速度。得快点把汤退出去,奈何桥上的亡灵大抵都挤成一团了。头发一抓,发绳一捆,孟婆就推着装满汤的车推出去了。
“哟,早啊。”抱着一坛酒的男人倚在奈何桥的桥头上,笑着给孟婆打招呼。
孟婆手忙脚乱的将车固定好,开始给亡灵发汤,才回了个早。
“我说,孟婆你就不能对我热情一点吗?看我那么喜欢你的。”男人一跃坐到孟婆身后的桥沿上,揭开酒坛的封口,仰头便喝了起来。
浓烈的酒香混入奈何桥上的空气,孟婆闻到这香味无奈的笑笑,她对着这大清早就喝酒的男人是早就习惯了,要是哪一天他不在了,她才会觉得奇怪。“我对一直不喝我的汤,不去转世的亡灵一般态度都不好。”
“嘿嘿,别嘛。”男人笑了笑将用油纸包好的桂花糕递给背对着他忙碌着发汤的孟婆,“哝,拿去,桂花糕。”
结果孟婆一手把桂花糕推回给他,“我现在是上班时间,没时间吃你的桂花糕。”
“真是冷淡。”男人小声嘀咕,“你不吃,我吃。”说着就把一块桂花糕塞进嘴巴里,砸吧砸吧嘴,“嗯,好吃。你确定不吃?”他本想再诱惑一下孟婆吃他买的桂花糕的,却瞧见一个女人泪眼汪汪地望着孟婆。
“我可以不喝吗?我不想忘记我的夫君。”孟婆眼前的女人端着碗的手颤抖的厉害,泪水不停地啪嗒落下。
孟婆微微叹了口气,“姑娘啊,这汤呢,是必须得喝的。你想想,就算你下一世还记得你的夫君又怎么样呢?如果一辈子都遇不着,岂不是一辈子都过得不顺心。喝吧喝吧,喝了这碗汤,你就忘了前世,好好过你的下一世。”
“不,我不喝。”那女人突然将碗一甩,提起裙子,就往奈何桥另一头跑去,不过立马便被值班的鬼差给逮住了。鬼差强行喂她喝了汤,她的眼睛立马变得浑浊起来,跟着其他喝了汤的亡灵缓步走向桥的尽头。
死活不喝汤的人孟婆看多了,有被她劝说喝下汤的,也有被鬼差强行灌下汤的,当然逃脱了鬼差不喝汤的也是有的。她也不知道在这奈何桥上当了多少年的差,起初这桥上蛮安静的,直到有一天她身后那个聒噪的男人出现了,搅乱这奈何桥上的平静。
他应该是个亡灵吧,孟婆想着,这年头在奈何桥上不喝汤也不转世的亡灵也不少,不过在这奈何桥上待了那么多年不走的亡灵还是第一个,而且他还能走出这地府到现世去买东西回来。这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她也想不明白。
“今天也不喝汤?”看着今天最后一个亡灵喝下汤,孟婆将车内最后一碗端给她身后喝的酩酊大醉的男人。
男人拿着酒坛乱挥,嘟囔,“我不喝,我才不喝呢。”
“怎么又喝醉了。”孟婆对这男人无奈的紧,“哝,吃桂花糕。”男人又把油纸往她面前一推。孟婆知道如果再不接下那男人就要开始耍小孩子性子,各种无赖的让她吃,她伸手接过,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桂花糕入口即化,浓郁的桂花香气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嗯,好吃。”孟婆小声赞叹。
男人眯着眼看孟婆小口吃下桂花糕,嘴角挂上温和的笑容,慢慢沉入梦乡。孟婆,你知道吗?她也喜欢吃这桂花糕,我以前经常买给她吃,她可可爱了,有机会我要把她带给你看。
孟婆开心的将一块桂花糕吃完,然后再把剩下的包好,打算等下一次再吃。回头一看见男人已经躺在桥沿上睡熟了,望着忘川上永远不会沉落的夕阳。她想,其实这个男人不喝汤不转世也好,至少能陪她度过一段时间,至少有个人能陪她说说话。
“早啊。”第二天,男人又抱了坛酒,坐到孟婆身后,精神抖擞地给她打招呼。
孟婆看着精神百倍的男人,不禁笑出声,“早啊。”男人只觉得孟婆笑的莫名其妙,“怎么了?今天很开心?”
“没啊。”孟婆将笑容收敛了些,但笑意不减,男人挠挠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孟婆会这么高兴。见男人不解的样子,孟婆又偷偷笑了起来。他买的桂花糕她很喜欢。
模式被固定了的日子一直都过得很快,不过孟婆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更快了,因为男人总是时不时地去现世一趟,带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回来,当然,每次必买桂花糕。不过那男人总避着牛头,每次牛头要来奈何桥巡逻的时候,他都要孟婆提前告诉他,那天他就不会出现在奈何桥上。
某天,孟婆给亡灵递汤的时候突然想起牛头今天要来奈何桥附近巡逻,前几次牛头来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不在,今天他怎么出现了。而且她已经提前了三天告诉他这个事情,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孟婆转头问男人,“诶,今天牛头要来这儿巡逻。之前他来的时候你都没来,今天怎么有这个兴致在这儿喝酒?”
男人自顾自地喝着酒,看向夕阳叹了口气,没回孟婆话。孟婆见男人这幅模样,也不想深究,毕竟每个人都有一点秘密不想别人知道,她也没兴趣揭别人伤口。
中午的亡灵稍稍少了些,孟婆也坐到男人旁边去,同他一起看忘川上的夕阳。“哎,虽然这是中午但忘川这儿永远是傍晚的样子。”孟婆无聊的绞着手指,“你为什么在这儿徘徊那么久不喝汤投胎转世呢?”
“你今天话很多。”男人猛灌一口酒下去,又沉默了。
今天她话很多?孟婆想了想。啊,对,她今天是话有点多,是因为和这男人熟络了起来,并且他总是带些好玩的东西和桂花糕给她,所以不排斥他了吗?孟婆,你在想什么,他是亡灵,你的任务就是给他喝汤,然后让他投胎转世。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一定要他喝了汤,然后亲自送他去转世。但是这总有一天是哪一天,她也不知道。
孟婆想的入迷,没发现男人一直凝视着她,仿佛要将她的模样刻入骨子一般。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轻轻的,“可能,大概,我今天就要走了。”
一阵风吹过,男人和孟婆的头发被吹起,纠缠在空中。孟婆将头发挽在耳后,感觉好像听见男人在说什么但是听得不真切,“你说什么?”
“没什么。”男人将注视在她身上的目光再次投向夕阳,“你知道吗?现世的人都说你是个老婆婆呢。”
“嗯?谁说我这个妙龄少女是个老婆婆了?”孟婆瞪大双眼看男人,“怪不得我给亡灵递汤的时候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冒充的孟婆。现在的人都怎么想的。虽然我在这奈何桥上很久了,但是外表还是青春少女的样子啊。真的是。”
男人抬起手准备摸孟婆的头,却被孟婆挡下,“你知不知道,摸头人会长不高的。虽然我过得年岁多了,但我觉得我还是可以继续长个子的。”孟婆嘟着嘴跳到奈何桥上,继续给亡灵递起汤来。
男人宠溺的望着孟婆,大概今天就是他在这奈何桥上的最后一天。说实话,他还真的不舍得这个有点傻乎乎的孟婆,和夕阳永不会落下的忘川。
“大家都排好队了啊,今个儿牛头大人来巡逻,你们都给我老实点。乖乖的喝了孟婆汤就给我投胎去。”奈何桥上的亡灵被鬼差吆喝着排成一条长队。只有牛头大人来的时候奈何桥上的亡灵才会这么有秩序,孟婆边递着汤,边想着。要不牛头大人多来几次吧,让平时懒懒散散的鬼差好好工作。
亡灵一多,孟婆就没有闲心管那自己喝酒的男人了。一碗又一碗的汤被递出去,被亡灵喝下。孟婆开始胡思乱想,在地府的日子确实太无聊了,每天就是熬汤、递汤,想看看风景,风景还永远一样。要不去找阎王,在奈何桥上给他找个职位,让那男人一直陪着她。想到这儿,孟婆不得自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想什么,就算阎王说可以,也要看那男人愿不愿意啊。但,但她已经习惯有他的存在了。
队排好了,效率就是高,孟婆将倒数第二个亡灵送走的时候发现车里还剩下十多碗汤,嗯,明天可以少熬点了,她想。漫不尽心地从车里拿出一碗汤递给面前的亡灵,然后算着自己明天要熬多少碗汤。
没想到,那亡灵喝完了一碗汤之后竟然又要了一碗,孟婆惊讶地一抬头看到这亡灵是那男人。他决定今天喝汤转世了?对啊,他都喝了一碗汤了,应该是决定了,虽然有点不舍,还是要祝福他。不过要第二碗汤,她还是有点迟疑,“还,还要一碗?”
“嗯。”男人闷声应道。孟婆从车里又拿出了一碗,看着男人一口喝下。准备亲自送他去奈河桥的那一边,毕竟这男人陪了她那么多年,让她在这段日子里不无聊,她还是要表达一下谢意的。
“再给我一碗。”男人将碗放下,又开口要了一碗。“你.....你是觉得这汤好喝吗?”要第三碗汤的亡灵,孟婆自工作以来还真的没遇到过,不大清楚男人是怎么了。
“你把剩下的汤都拿出来。”男人见孟婆迟迟不把第三碗汤拿出来,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好,好。”孟婆连声答应。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孟婆还是决定把剩下的汤都拿出来,算了算了,看在以前他陪了自己那么久的份儿上,就都给他喝吧。
在孟婆的注视下,男人一碗接着一碗的把汤给喝完了,放下最后一个空碗,男人的脸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这汤还有没有。”
“没,没了。”孟婆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我再问你,这汤还有没有。”男人一把抓起孟婆的手腕,死死地盯住她。孟婆慌了,这男人是怎么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男人手越收越紧,孟婆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疼。”啪塔,孟婆的泪落到男人手上,男人一个机灵,松开了手。“对不起。”男人低声道歉道。
“没事。”孟婆眼眶红红的,看着自己发红的手腕,觉得有些委屈,以前他虽然会叽叽喳喳的和她说话,但是他从来不会这样。
“诶诶诶,那个小鬼,你喝了汤就赶紧投胎去,还站在这儿干嘛。”鬼差刚向牛头汇报完工作,一回岗位就看见,男人低着头站在孟婆的车前,众人准备把他拖去投胎,今天的最后一个亡灵,不能出岔子给牛头大人看。
男人被鬼差押送过了桥。孟婆一直盯着男人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桥的尽头。
在男人被押走时,孟婆恍惚听见男人说:“孟婆,这汤不是能让人忘记前世吗?但为什么我喝了那么多碗,还是记得她。”
“回神了。”牛头的手在孟婆面前晃了晃,“啊,嗯?”孟婆慢慢缓过神来,“怎么了?牛头大人。”
“那男人本来已经修炼成仙应当上天庭的,却不知为什么一直徘徊在这奈何桥边。”牛头低头把玩起孟婆用来装汤的碗,“每次我来其实都想劝他去天庭来着,不过他一直躲着我。好不容易今天听我叨念了几句,结果就喝汤转世去了。”
原来,原来他是仙人,孟婆摸了摸一直带在身上的用油纸包着的桂花糕,怪不得,他能随意出入地府,怪不得,他能带各种现世的东西来地府。只是他口中的她是谁呢?
伴随着男人的消失,奈何桥又恢复了宁静。大早上的没有人问好,也不会有浓烈的酒香,更不会有用油纸包起来的桂花糕。
“哝,拿去,桂花糕。”在递汤时,孟婆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拿着桂花糕的手,她抬眼一看看,是那个男人。“谢......谢谢”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接过桂花糕,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熟悉的桂花香气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嗯,好吃。”她大口吃起来,边吃边流泪。
“诶诶,怎么哭了?”男人轻轻将孟婆的眼泪抹去,“是不是不习惯我不在啊,以后我就在奈何桥上常驻了,还在这儿喝酒。如果我喝醉了的话,记得把我抬回去啊。”
男人的话让孟婆眼泪掉的更凶了,男人手忙脚乱的拿出帕子帮孟婆擦眼泪,“你看你,哭的鼻涕都出来了。”
“要你管,去去去,一边去,别打扰我工作。”孟婆脸红红的将男人吆开,又开始给亡灵递汤,孟婆拿出自己的手帕把自己的脸收拾干净,小声嘀咕,“你投胎的时候不是有忘不掉的姑娘吗?不要搞得好像你忘不掉的是我一样。”
男人一跃又坐到了孟婆身后的桥沿上,傻姑娘,前世的所有事我在喝第一碗汤的时候就忘记了,我一直忘不了的是你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