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小说 查看内容

一个女人的含悲

2018-12-25 10: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0| 评论: 0|原作者: 青艾地|来自: 青艾地

摘要: 1 装饰新房选择壁纸时,夏斌专门征求了美术师的意见:“我想点缀些蝴蝶图案,行吗?” 美术师回答说:“可以啊,蝴蝶是幸福、爱情的象征,它能给人以鼓舞、陶醉和向往。它可以挂在墙上、门上,高贵典雅,有比较好的 ...

 


1


装饰新房选择壁纸时,夏斌专门征求了美术师的意见:“我想点缀些蝴蝶图案,行吗?”

美术师回答说:“可以啊,蝴蝶是幸福、爱情的象征,它能给人以鼓舞、陶醉和向往。它可以挂在墙上、门上,高贵典雅,有比较好的兼容性哦。”

夏斌会拉一手小提琴,一首《梁祝》能挥洒自如,顺道就钟情了蝴蝶。这是他的第二套房,卖旧换新。

此前的那套,是妻子黄岚张罗装修的,风格拉风,两人的感情跟着磕磕碰碰,夏斌认为风水不利,一直梦想要调换。

装修完毕那天,夏斌领着黄岚验收。
整体装潢比较气派,她独独对满墙飞舞的蝴蝶不满,说:“蝴蝶象征灵魂和死亡,这多不吉利啊!”

夏斌不苟言笑,但郑重地讲解说:
“蝴蝶也象征自由、美丽,但最主要的象征意义是转变!不是吗?它从丑陋的毛虫,慢慢转变成美丽的小精灵,再说梁祝的故事,蝴蝶也是象征着美好爱情啊。”

黄岚讥讽了一声:“我就是不知道,三观不搭的我们是怎么成为夫妻的!”

两人走到一起,确属偶然。黄岚是大医院的护士,看问题和处理事务,就像给患者打针一样,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而夏斌作为专职律师,作风一丝不苟,玩深沉,玩文艺,玩得黄岚爱都不想与他做——他永远的缺乏前戏,永远的一丝不苟,甚至永远一个姿势,连喘息与呻吟,都是千年的老腔老调!

夫妻生活,基本都是履行公事,寡淡的日子,让黄岚开始怀疑人生。无论夏斌怎么想急急地造人,她都一再拖延,说等两人情趣磨合好了再说。

一次,夏斌使坏,故意让黄岚意外怀孕,她毫不犹豫就去了自己医院的妇产科给流掉了,还警告他说:“你要是一意孤行,你信不信我直接结扎了!”吓得夏斌不敢再生造次。

夏斌的话题又回到蝴蝶,又回到“转变”二字上,半哀求说:“咱们都老夫老妻了,是不是该考虑要个孩子,来转变转变这过得乏味的日子啊?”

黄岚一听,气呼呼说:“我不想这么早当老妈子,反正,这些忽悠着翅膀的昆虫儿,就是不吉利!”

 


2


一语成谶。
夏斌代理一个大客户的案件时,出事了!

客户程总陷于一场房地产官司,标的两千多万,如果赢不了他将彻底宣告破产。

为了万无一失,他答应给夏斌4%的提成费。为让夏斌竭尽全力,他提前与夏斌拟定了提成合同书。

谁知官司困难重重,一时无望。那天,正是一个周六,程总驾驶着自己的宝马车,带着夏斌去谈判。

闹个不顺和不愉快后,返途时,程总一路狂飙。尽管夏斌在副驾驶室反复劝说:“再耐心等等,官司就有转机!”但程总听不进去,临时起意寻死。

宝马行驶一处山沿路时,他突然加大马力,结果车子腾空飞起,直直地砸进了十几米之外的深河里。

夏斌被一股巨大力量抛出车外,程总则连同宝马车沉入水底。打捞工作紧张进行,夏斌则被送往医院急救。

接到警方联系家属的电话时,黄岚却正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臂弯里。

是的,男人叫沈瑜,黄岚的初恋。两人高中时相好,上了两所不同城市的大学后,两人分手。
毕业后,黄岚在武汉,沈瑜留在广州,从此成为路人。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忘记她。
直到公司来汉开辟分公司时,身为武汉区总监的他才通过同学辗转联系上了她。

再次相见,两人都有物是人非之感。让黄岚恸然的是,这么久,他一直没有忘记她,而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婚姻,正走着一条了无生气的道路。

在武汉第一次见面,他就抱着她不松手。像高中时偷吃禁果一样,他喜欢轻咬她的耳根,每当这时候,她就软得像一团稀泥,然后,让他像汹涌的海水,将她彻彻底底地浇个透。

旧情识途,再度轻咬,当年的老味道,十分地爽口上心。两人情不自禁地来到了他的公司宿舍。

一扇门,隔断了外界,隔断了古今,隔断了恩怨,只剩下眼前的欢情。
他那经年的饥渴,来自地底深处,具有所向披靡的冲击力,而她那块久旱沙化的土地,被风肆虐过,被尘蒙蔽过,如今,来了一场恰如其分的及时雨,她聆听到了身体拔节的声音,被一股神力引向了极乐之境!

两人悄悄地偷吃。黄岚承诺,趁眼前无孩无拖累,她择时离婚回归。这个周末,趁着夏斌出差,她又和沈瑜幽会。哪知收到这样的噩耗!

怎么办?黄岚一时六神无主起来。

 


3


黄岚赶到医院,需要家属签字——夏斌的两只大腿要被齐根截肢。

手续办妥后,夏斌被推进手术室,那扇门被重重地闭上,门上的警示灯旋转着光束,令人惊悚与紧张。

黄岚忽然深深自责:自己背着他偷欢,而他却遭受着人生剧痛!

她眼前晃动起蝴蝶的影像,她又想到自己说过的话,骂自己嘴贱。为惩罚自己,她用手指狠狠掐了几下自己。

苏醒后,夏斌睁开眼,惊言:“我还活着吗?”
黄岚点头。但一摸双腿后,他痛哭起来,擂着钢架床说:“我都残废成这样了,我还活着做什么?”黄岚赶紧安慰他,同房的病人也跟着劝说。

黄斌安定了,但情绪变得非常狂躁,哀情无限地说:“苍天啊,怎么如此刻薄待我,原以为换个房改下风水,这下倒好,差点改死自己了!”

黄岚担心他想不开,灵机一动,打开手机播放小提琴名曲《梁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千古传颂深深爱,山伯永恋祝英台……”
那首耳熟能详的词曲,通过钢弦送出,像泉水淙淙作响。果真,夏斌的灵魂安静了。

黄岚长吁一口气,他是静下来了,而她呢,则心里动荡起来。几天不见,沈瑜有些耐不住寂寞,发信催她:“你这是忘记了我吗?我饿呀!”

黄岚回了两个字:“无耻!”又觉得过分,解释说:一个时刻求死的男人面前,作为人妻,如果她是人,还能寻欢作乐得起来吗?

沈瑜理屈词穷,赶紧道歉:“要不我怎么那么爱你呢,你懂事明理,又这么深明大义!”

黄岚又纠正了他,说:“我爱你这是真的,我只是郑重告诉你,眼前不是你情我爱的时候,请许以时间!”

这天,黄岚照顾着夏斌时,夏斌提出:他想离婚,不想成为拖累。

如果是事发之前,黄岚会感激,但此时,她张不开口,更点不下头,而用批评的口吻说:“你乱说个什么呢?”

两人都没有思想准备的是,节外生枝的事情又来了!


4


程总死了,家属却对生还的夏斌产生怀疑,说他可能是凶手。
警方调查取证,人证、物证搜集了一大堆,但一时没有定性,但风向十分不利于夏斌这方。

夏斌让黄岚推着轮椅去讨说法,并拿出程总承诺高达80多万的代理费协议,说:“这笔钱都没给我,你们怎么就血口喷人呢?”

程总家属有板有眼地说:“我家老程,身家几千万的大老板,平时生性豁达,哪会自己去寻死的?”言下之意,夏斌肯定是和程总谈不拢那笔代理费,临时起意在车上大闹,才出现这种意外,这也该算是蓄意谋杀。

夏斌百口莫辩,几次求死,黄岚每次拦住他说:“死有个什么出息,我相信你,让我来帮你弄个水落石出吧!”

黄岚的体贴,让夏斌哽咽起来,说:“叫你早点离婚,现在好了吧,房产和卡上的钱也都被冻结了!”

他的话,句句都为她考虑,她无法不心动,让黄岚毅然作出保证说:“有我在,是非曲直,我一定要为你弄个水落石出,请相信我,也相信科学!”

黄岚之所以心中有点谱,是因为她认识一个关键人物——某局局长方衷。

有次住院,黄岚是方衷的管床护士。见其进进出出和忙忙碌碌,方衷十分同情,说:“小黄啊,想不想换个工作啊?市里任何地方,我老方说点话还是有人认账的!”

黄岚有些心动,但她迅速发现这是一个陷阱。一次打针时,老方就摸她的手,她红着脸半天才扯开,方衷则色眯眯地说:“我就喜欢羞羞的女孩,绝对纯!”
接着,他直接对她表白说,“跟我好吧,我送你套房!”

黄岚落荒而逃。方衷不死心,又点兵点将让黄岚帮他导尿。黄岚戴上胶皮手套,帮他插尿管时,他瞬间硬了,臊红了黄岚一张脸,他却抓着她的手,按在私处不愿移开……

黄岚害怕面对他,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随着方衷心不甘情不愿出院而结束。

思之再三,黄岚决定找方衷。果然,方衷满口答应,却提出了一个苛刻条件——让她陪睡一次。

黄岚内心挣扎了一宿,最终想明白了:夏斌可怜成为了一个半截人,自己迟早要离开他,无以为报,就只还他一个清白,让他有勇气地活下去,为此,她豁出去一次,然后带着良心和他两清吧!

方衷得逞了,而黄岚的眼里忽然飙出了清泪——为丈夫,为沈瑜,更为了自己!

事后,黄岚安抚自己说:这是一笔必还的债!

 


5


果然,方衷神通广大,在他的运作下,警方很快将事实定性。

目击者证实,夏斌当时人坐副驾驶室,警方对现场宝马车所留痕迹论证,发现出事车辆所行使轨迹,为单一平整迹象,如果高速行驶中发生抢打方向盘,势必出现轨迹紊乱、扭动歪斜的效果,但事实没有;
夏斌坐副驾驶室,根据车辆结构,他不可能在高速行驶的车内对车辆实施加油动作;
根据宝马车的动力、提速等情况历史测评, 当时车速在180码以上时,宝马车离地飞出的距离为14米左右,在没考虑风的阻力与地面摩擦系数,落水宝马飞出距离为13米,属于测量标准范畴,可以定性飞车为死者飙车所致。

事后,警方又从程总办公室找到了一份遗书,原来他早被诊断患有抑郁症,早有自杀倾向。

夏斌被正名,他乘胜追击之下,顺便帮助程总打赢了这场官司,他也顺利拿到了这笔代理费,家里房产、储蓄账户等也都跟着解冻。

黄岚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准备将房产和积蓄全部留给夏斌,毕竟他的后半生需要依靠,然后,她净身出户嫁给沈瑜。

孰知,两个月后的一天,黄岚收到了方衷的短信:“美女,想死我啦,是不是再陪我睡一次呢?”

这条短信无意中被夏斌看到,黄岚想解释,被他制止了。她万万没想到,一个独自在家的机会,夏斌竟还她一场惨烈诀别——靠着轮椅上割脉自杀。

夏斌的死亡证明所写死因是,身为残疾的他失去了对生活下去的勇气,只有黄岚知道这背后的内因,这让她心如刀割。

办完丧事后,想到方衷可能又翻起什么浑水,她向沈瑜坦白了与方衷的私情,并恳请他一起想办法脱离色魔,但她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爱她、让她离婚再娶的男人,再也无法接受她!

黄岚想哭,但泪水早干。那天,她一个人看了电影《七月与安生》,瞬间泪崩:
人生折腾点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甚至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黄岚开始澄净自己,随后不久,她偶然间点看了夏斌的空间日志,猛然看到一段遗言式的文字:
“我曾经以为蝴蝶飞不过沧海,是蝴蝶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和力量,多年后才发现,不是蝴蝶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我知道,她的心从没在我身旁,或许,唯有死才能我让我逆光飞翔,飞向阳光,飞向未来,飞向那个遥远的等待。”

黄岚哭得一塌糊涂。

蝴蝶飞动态分割线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END
作者介绍:青艾地号主,是一对资深情感记者,青姐终日采写人性与性纠缠的那些事儿,以至于三观与三围不断刷新。
亲爱滴,青艾地每日更新走心原创情感故事等你来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苦涩的爱情下一篇:十里桃花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