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剧本 查看内容

皇帝不在的八月

2018-6-25 16: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0| 评论: 0

摘要: 日本经典《皇帝不在的八月》电影剧本原作/小林久三改编/山田信夫、涩谷正行导演/山本萨夫译/刘柏青、李成宰1.盛冈市郊外·国有公路(深夜)浓雾中浮现出大卡车的前车灯光。卡车压低引擎的声音行驶着。巡逻车出现在卡 ...


日本经典《皇帝不在的八月》电影剧本


原作/[日]小林久三
改编/山田信夫、涩谷正行
导演/山本萨夫
译/刘柏青、李成宰

1.盛冈市郊外·国有公路(深夜)
浓雾中浮现出大卡车的前车灯光。
卡车压低引擎的声音行驶着。
巡逻车出现在卡车的后面,追赶着卡车。
卡车已发觉,加大油门。
巡逻车也加快速度,追上卡车,用话筒命令卡车停车。

2.卡车的后车厢
掀开苫布,露出榴弹炮的炮筒。
榴弹炮一声闷响,射向巡逻车。

3.公路
巡逻车被打翻,起火。
一团火焰,卡车远去,看起来那团火渐渐变小。

4.卡车的驾驶台
一只手打开车上收音机的开关。
传出收音机的播音。
收音机的播音:下面播送交响乐,《皇帝不在的八月》,封·罗云施泰因作曲。

5.燃烧的巡逻车
伴随巡逻车燃烧着的火焰,庄严的序曲声中出现片名字幕。

6.公路
卡车以极高的速度行驶着。
随着片名字幕,依次出现以下场景。

7.卡车·驾驶台
两个剪平头的精悍青年开着车。
两个人都穿着自卫队专用的硬胶底的皮鞋。

8.卡车车原里
车上装着木箱。三个男人默默地坐在车上。
由于颠簸,木箱盖掉下。
木箱里装满卡宾枪。

9.夜深人静的街上
卡车从两岔路的一条路上开过来。
从两岔路的另一条路上开来同样的卡车,它紧跟在前面卡车的后面。
前车灯照出“至东京250公里”的路标。

10.公路(早晨)
“千叶<——>东京”分界的路标。
两台卡车,一闪而过。
东方发白。
广播前的谐音的钟声。传出收音机里的广播声。
收音机的广播声:早晨好!现在是早晨的新闻时间。

11.首都的街道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卡车已增加到三辆。
卡车在急驶着。
收音机的广播声:根据前不久进行的民意调査结果来看,预定四个月以后举行的大选中,将会发生保守与革新两大派的形势逆转。因此,佐林首相以下民政党首脑深感苦恼和焦躁不安。

12.羽田机场附近
飞机的噪音震耳欲聋。
三辆卡车开过来,立刻开到一个仓库前。
东上正(38岁),跟随两个男人从仓库出来,迎接卡车。
收音机的广播声:下面继续报告新闻。今天零点三十分左右,在岩手县盛冈市郊区国有公路的第四号线上,一辆执行巡逻任务的巡逻车起火燃烧,车上两名警察死亡。岩手县警察局对事故的原因正在进行调査。
卡车,接着是东上和几个人进了仓库。
仓库的大门关上了。
片名字幕结束。

13.盛冈警察局·外景(早晨)
夏天的阳光照射着。

14.盛冈警察局内·交通科
上班的警察正在纷纷议论。
交通科的一个组长正在接受几名记者的采访。
记者甲:那么,事故原因是巡逻车上的警官驾驶失误而撞上护栏,是这样吧?
组长:很遗憾,也只能这样想了。昨晚上雾很大,条件就更糟啦!
石森宏明(每朝新闻社盛冈分社记者,35岁)正在作记录。
石森:采取了禁止走进现场的措施,这为什么?
组长:为了要准确地查清事故原因啦!
石森:可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那辆车已经弄走了,弄到哪里去了?
组长:(斩钉截铁地)眼下除此之外,我无可奉告。
石森露出不满意的表情。

15.每朝新闻社盛冈分社·外景
石森走来。

16.每朝新闻社盛冈分社编辑室
室内,充满着早晨的活跃气氛。
石森走进来。
女职员:石森先生,您值早班辛苦了。正好来了热咖啡。
石森:谢谢,来一杯吧。
石森走向木山编辑(49岁)的座位。
木山:(放下报纸抬起头来)怎么样,县警察局是什么态度?
石森:一直坚持说是偶发事故。不过一定是有所隐瞒哪。
木山:噢!
石森:起初我还以为他们不好意思讲警察驾驶汽车还出错,所以保密,看起来似乎不只是这么回事儿。
女职员端咖啡进来。
石森:谢谢。
木山:有进一步采访的价值吗?
石森:有!
木山编辑对他的回答颇感兴趣,看着石森。
石森:(紧摆着手)我们在两个月以前就说定啦。进一步采访的任务请交给别人吧。
石森端着咖啡杯走回自己的座位。
木山编辑咋了一下嘴,招呼另一个年轻人。
石森拿起电话拨一百号。
石森:请你给挂博多,471局4586号。

17.博多·博多玩偶商店“荣屋”·外景
藤崎杏子(28岁)在商店门口泼水。
商店门面小巧而质朴无华。
店里的电话铃响。
杏子放下水桶走进屋。

18.同上·店内
橱窗里陈列着几种博多玩偶。
杏子走过来,拿起柜台上的电话。
杏子:是“荣屋”——(间隔)——(脸上现出光彩)啊,石森先生!

19.分社·室内
石森:好容易盼到了这一天——(看一下表)想坐十点钟的火车,先到东京总社去一趟,然后坐七点半的飞机到你那里。

20.荣屋·店内
杏子:——啊,知道了。

21.分社·室内
石森:向父亲问好!

22.荣屋·店内
杏子:好,我等着你,回头见。
杏子放下电话,象是回味石森的话,微笑着。
杏子往里屋走去。

23.荣屋·里屋
里屋是做玩偶的工作间。
他父亲金造(65岁),默默地做着玩偶。
杏子走来坐下。
杏子:今晚石森先生要来。
金造继续干活儿。
杏子:爸爸,我净自作主张,请原谅。
金造往玩偶上涂红颜料。
杏子站起来正要回店房去。
金造:(喃喃自语似地)受苦的是你可不是我!
杏子:……
金造仍继续干活。

24.石森的家·门前的道路
石森从公司住宅式的长排房子那边走来。
背着书包的芳夫(7岁)跟石森的母亲静(63岁)一起从家里走出来。
芳夫:(看见石森)爸爸!
石森:(向静)妈妈我回来了。(对芳夫)芳夫,爸爸小品上九州去几天,在家要听奶奶的话啊!
芳夫:嗯,爸爸您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呀!
石森:知道啦。
芳夫说了一声“我上学去了”,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石森和静微笑着目送他。

25.石森的家·卧室
静在照料石森换衣服。
静:(深情地)整整七年啦,真长啊,你们也真是……
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
石森换好衣服坐到饭桌前。
妈妈给他盛饭。
静:昨天我们给良江上坟了……
石森:……(看着妈妈)
静:我对记者说:芳夫的新妈妈要来啦,你就放心吧……
石森以感激的眼神望着妈妈。
静取出手提皮包和照相机盒等携带的东西。
静:没忘什么吧?
石森:(再一次地)妈妈!
静:唉。
石森:我觉得这七年来她一直是过着难以对人倾诉苦衷的辛酸日子。大后天见了面的时候,可还是别提这些过去的事儿吧!
静:(点点头)我知道。

26.博多市政府·室内
杏子在户籍办理处前等待着。
叫她名字,走向办理窗口。
组员把证明书一面递给杏子一面说话。
组员:司法部和家庭裁判所的手续都全了,所以,你申请同七年前失踪的丈夫离婚正式批准了。
杏子露出安心的表情。
组员:可是,要把藤崎这个姓改回原来的吉冈,那还得请你提出改姓申请书。
杏子:是。
杏子无限感慨地瞧着户口本抄件上打X的丈夫——藤崎显正的名字。
画面伴以飞机的噪音。

27.羽田机场
喷气式客机着陆。

28.同上·机场的大厅
戴深色太阳镜的高个子藤崎显正(38岁)同漂亮女人中上彩子(26岁)通过收票口并肩走来。
一个晒得面孔黑黑的男人小森(少尉,29岁)在等人。
藤崎瞧着小森提着的《皇帝不在的八月》唱片盒。
彩子向出口走去。
藤崎和小森也走向出口。
内阁情报室情报员新城(32岁)和岛本,在人群中紧紧盯住这三个人。

29.同上·正门外景
彩子走出来。
藤崎和小森也走出来。
三个人等车。
高级轿车开过来,停在彩子面前。
一辆小轿车开过来,停在藤崎和小森前面。
藤崎和彩子,交换一下眼神,各自乘车。

30.机场附近的两岔路口
高级轿车和小轿车到岔路口,一辆向左一辆向右驶去。
黑色车开过来,追着小轿车。

31.行驶着的小轿车内
小森:(自我介绍)我是小森秋夫少尉。
藤崎:我是藤崎。
司机是松木上士(24岁)。
松木:我是松木明上士。
藤崎:请多帮助。
在后望镜里面映出黑色车。
小森:(警觉)松木上士!
松木:请放心吧。

32.堵塞的道路
黑色车受阻停下来。

33.同上·车内
新城叱责司机。
新城:你眼睛长哪儿去啦!
驾驶员:实在对不起。
新城:象你这样的笨蛋,真给内阁情报室丢脸!
岛本在助手席上急躁地鸣喇叭。

34.机场附近的混凝土建筑物(类似仓库)·正门外景
小轿车停在那里。
小森和松木监视着周围。

35.同上·里边的一个房间
墙皮都脱落了。
只有军用的简易铁床和一张桌子。
东上迎接藤崎。
东上:藤崎!
藤崎:东上!
两个人的眼晴为重逢的激动而噙着泪水。
东上:在这样的地方接待你,真对不起!
藤崎:没什么。
东上让藤崎脱下上衣。
东上:话以后谈。先休息。
藤崎:不是为了休息才回日本的,什么时候能见到市之谷那些伙计们?
突然,飞机的影子从窗前掠过,凄厉的噪音盖住了两个人的谈话声。
隔了一会儿,东上递给藤崎一只手枪,然后走出去。
藤崎锁上门,上床躺下。
手枪放在枕边。

36.电话亭里面
新城打电话。
新城:女人领回来的确实是藤崎。我们是跟踪了,但被甩掉了,去向不明。
岛本站在电话亭外面。

37.总理府·全景
总理府全景画面。
画面伴以江见的谈活声。
江见的声音:是藤崎一个人回来啦?
新城的声音:是!

38.同上·内阁情报室·室长室
主任情报员江见为一郎(54岁)正在接电话。
江见:去迎接的是什么样的人?(听着电话)
利仓保久(49岁)站在窗前望着外面。
解说者的画外音:他是内阁情报室室长利仓。内阁情报室是首相直接领导的谍报机关,它活动的内容是绝对保密的。
利仓回过身来瞧着打电话的江见。
江见:他们一定和大畑刚造联系。要立即行动。(放下电话)
利仓回到室长的写字台前坐下。
利仓:(自言自语地)长期的萧条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左的右的,都活动起来了。唉!真是蓆不暇暖哪!
江见按写字台上的按钮。
室内变暗,受到严重破坏的巡逻车残骸映在银幕上。
江见:接着汇报吧……经自卫队驻盛冈市部队检查结果,认为车体是被榴弹炮炮弹那样东西打中的。
利仓:……
江见:一般市民是没有这种武器的。
利仓:这和藤崎的回国……
江见:一定有关系。逼那个女人供出来。
利仓手表上的计时铃响。
利仓:(止住铃响)到会见总理的时间了。
利仓到门口回过身来。
利仓:不管是左的还是右的,破坏秩序是不允许的。要彻底搞一下。
利仓走出去。
江见:(目送着他)破坏秩序是不允许的,哼!你这个抱佐林粗腿的家伙。
江见按写字台上的按钮。
银幕上出现彩子面孔的特写镜头。

39.大畑公馆·洗澡间
彩子给大畑刚造(73岁)搓背。
长老年斑的大畑的皮肤。
彩子的细嫩皮肤。
解说者的画外音:大畑刚造是前任首相,又是民政党的幕后最高掌权者,在政界和金融界暗中保持着巨大势力。
大畑爱抚着彩子。
彩子极力抑制憎恶感。

40.同上·正门外景
几个穿黑衣服的汉子担任警卫。
森严的铁门上,转动着电视摄象机。
解说者的画外音:在大畑的周围,常常笼罩着政治迷雾,现在人们也都认为他是涉及国内外政界某些疑案的总后操纵人,但他又很难让人抓住他的把柄。

41.同上·起坐间
大畑坐在彩子的对面喝葡萄酒。
大畑:想起那几年在巢鸭监狱静养的时候,连个女人都没有,可是……那时候,真想喝点血一样的葡萄酒啊!想得眼前都晃晃悠悠的,哈哈哈。
彩子整饰仪容端然正坐。
彩子:先生。
大畑:啊?
彩子:(俯身行礼)长期以来,多蒙您的照料了。
大畑:哦!
长时间的沉默。
彩子紧张地等待着大畑的回话。
大畑:那,那也好吧,随你便。
彩子:(放心地)谢谢您啦。
从走廊传来男人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请原谅!
老秘书走进来。
老秘书:有客人来要见您。
大畑:啊……(用下巴颏指彩子,暗示老秘书)这个嘛,你来办一下。
老秘书:是。

42.同上·里面的一个房间(西式)
兵藤(66岁)和冰山(68岁)站起来迎大畑。
解说者的画外音:兵藤重雄是大日本菊花会会长,他战前就是右翼的首领,一直在幕后操纵政局。冰山行德是日本经营联合会会长,是和兵藤不相上下的右翼代表人物,早已为人所知。
冰山把带来的小包递给大畑。
冰山:这是经济界一致的意见(伸出四个指头),只有这些。
大畑:(接过去)辛苦了。
兵藤:我们主角小山内,现在正干着这个。(作敬礼的动作)
大畑打开电视机的遥控开关。
电视机荧光屏上是自卫队成立纪念日阅兵式的实况。
各种现代化武器正在通过阅兵台。
头戴钢盔的自卫队员们眼睛闪耀着兴奋的光辉。
在台上检阅的小山内副总裁出现在画面上。
冰山:(炫耀地)这真是……小山内已经端起首相的架子了。
三人大笑。

43.同上·起坐间
彩子和老秘书在这里。
老秘书:(取出信封)这是商店的产权证,一星期前改你名下了,请你放好。
彩子从信封里拿出店铺产权证,看一看。
所有者——中上彩子字样。
彩子的脸上洋溢着喜悦。
老秘书:我想你已经知道,有关先生的事千万不能对别人讲。(尖锐的目光)这一点你一定能作到吧。
彩子:(意志坚决地)是。

44.银座·高级俱乐部“战神”·正门外景
出租汽车停下,彩子轻快地下车。
取出钥匙开门,入内。

45.同上·店内
开店之前,室内微暗。
彩子开灯。
彩子:(朝里面喊)良子!
良子(21岁)头上带着卷发夹,从里面走出来。
良子:啊,您回来啦?巴黎逛的怎么样?(很浓的东北口音)
彩子:拿香槟酒来。
良子纳闷。
彩子拿出店铺产权证给良子看。
良子:(一看)哎呀,太好了!是得干一杯。
彩子:今晚的客人减半价。
彩子拿起柜台上的电话拨号。
彩子:喂,是每朝新闻社吗?请您给找一下政治部的青山先生……(等待)
良子:彩子老板是我们村里最成功的人了。(边说边准备香槟酒)
彩子微笑着。
电话里传出对方的声音。
电话的声音:青山刚进试映室,还得等三十多分钟……
彩子:那好,等一会儿再打。(放下电话)
良子举着香槟酒杯等待着。
彩子举起酒杯。
良子:祝贺您!
彩子:谢谢!
开门的声音。
彩子回过身来,很纳闷。
新城和岛本瞪着锐利的眼睛在门口站着。
画面伴以巡逻车的警笛声。

46.大街
“世纪”牌轿车在巡逻车的前后护卫下疾驰而去。
石森手提皮包和照相机盒目送着。

47.行驶着的“世纪”牌轿车内
佐林首相(58岁)和利仓看着车上电视机。
荧光屏上现出了佐林在答辩席上答复在野党质询的画面。
播音员的声音:——对于在野党严厉追究的国家贪污案件,佐林首相一贯认为此案件与民政党无关,并拒绝公开发表渎职官员的姓名。下面的新闻是……
佐林:好了,好了。
佐林的秘书关上电视机开关。
佐林很不愉快。
解说者的画外音:佐林首相一直被人称为只管人事的佐林,软骨头的佐林,无能的佐林,他和即将崩溃的保守党一样,仅有四个月的寿命了。
利仓把几份材料递给佐林。
利仓:这是最近两个月流入大畑刚造和小山内茂手里的国内外资金汇总。
佐林过目。
利仓又递上一份材料。
利仓:这是右翼兵藤重雄和日经会冰山行德秘密会见大畑的次数和地点。
有顷。
佐林:……结论是什么?
利仓:还不太清楚。
佐林严竣地瞧着利仓。
利仓:但是准能搞清楚。
佐林:(严竣地)就那么办吧!这也关系到你的地位呀!

48.纪录影片
坦克在街上急驰。
士兵边跑边乱放枪。
大楼倒塌。
白墙前站成一排的老百姓被枪杀。
楼梯上的老百姓一个挨一个地倒下,枪弹继续乱射。
总统官邸起火。

49.每朝新闻总社·试映室
青山俊次(政治部记者,41岁)同冬木祥二(26岁)为首的几名年轻记者在看影片。
影片放完,室内亮了。
冬木:想到过去了吗?
青山:(笑一笑)说过去可也不算那样久远。(严肃起来)片子只是反映影像。在现场采访时,眼前留下的血迹,是很难忘掉的。
年轻记者们直爽地点点头。
青山:“武装改变和人民群众”是个好计划。无论用刺刀怎么压,老百姓是不会出卖灵魂的。应该从这里挖掘下去。
冬木:是。
青山:好好干吧!
青山鼓励了冬木他们之后往外走去。

50.同上·外面的走廊
石森手提着手提皮包和照相机盒等待着。
青山走出来看到石森。
青山:啊,你来啦!
石森:有人说老前辈在这里,所以就……
青山:有好消息。
青山邀石森同走。

51.同上·楼上饮茶室
青山和石森坐在靠窗户的地方。
青山:九月这次调动,把你调回总社。
石森露出不相信的样子。
青山:从编辑那儿来的情报,有九成九的把握。
石森:(感激的目光)你帮了不少忙啦!
青山咕嘟咕嘟地喝咖啡。
青山:也许是我的第六感,我已经闻到了社会上的糊味儿了,可能要发生什么大的事件。(认真地)希望你无论如何拿出本领来。
石森:(注视着青山)好!
青山做出喝酒的姿势。
青山:怎么样,提前祝贺你……
石森:可是,我的时间……
青山:三十分总会有吧?给你介绍一个从巴黎回来的漂亮女人。
青山站起来走到电话台,拿起电话拨号。
青山:嗬,良子吗?彩子老板回来了吧。(变貌变色)什么?叫可疑的男人带走啦?
石森听到青山的喊声,吃了一惊,扭头看他。

52.内阁情报室·一个房间(审讯室)
彩子在阴森森的审讯室里受江见的审讯。
台灯的光正对着彩子。
新城和岛本在彩子的两旁。
江见:(温和地)我们不是警察。说出来马上就让你回家!
彩子把脸转过去。
新城抓住彩子的头发把她的脸转到正面来。
彩子:大畑先生和警视总监是老朋友。
江见:嘿,你不是跟大畑断了关系了吗?
彩子:……
江见敲打桌子。
江见:老实点!婊子!
彩子:……
江见让新城和岛本出去。
江见走到彩子的身后,抚摸着彩子的胳膊和肩膀。
江见:你出生在青森县贫穷的渔民家里,从小失去了双亲,靠你这个身子养活六个弟妹。就是这个身子啊!
彩子咬着嘴唇忍耐着。
江见:就凭你这个身子才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店铺啊,大概不愿意让人一下子给没收吧?
彩子怯生生地瞧着江见。
江见:我只要向大畑说一下:中上彩子什么都说了,那店铺从明天起就不是你的了。
彩子:……不要说了。
江见:大畑想干什么?
彩子:不知道。
江见给彩子一个嘴巴。
江见:他想干什么?
彩子:(哭声)确实不知道……只是让我从西班牙领回一个男人……我连名字也不知道……
彩子放声大哭。
江见咂着舌头。

53.高级俱乐部“战神”·正门外景(夜)
黑色轿车停下,精疲力尽的彩子下车。
轿车开走。
彩子理理头发,开门走进去。

54.同上·店内
立刻使人感到热闹的气氛。
彩子装出笑容,向客人打着招呼往里走去。
青山和石森在里面柜台上喝着。
青山看见彩子,站起来迎上去。
青山:出了什么事儿了吗?你的脸色这样难看。
彩子:有时间吗?想和你单独在一起。
石森站起身走过来。
石森:(向青山)老前辈,我得走了,快到起飞的时间了。回来的时候和她一起再来看你。
青山:是么?那可对不起啦!
石森向彩子点点头,提着手提皮包和照相用品盒子走出去。
良子去送石森。
青山很担心地转过身来看着彩子。

55.彩子的公寓·里面
青山和彩子在床上。
彩子把脸贴在青山的胸前。
青山:提起内阁情报室的江见,谁都知道,那家伙比搞笑小品宪兵还厉害。他在探听大畑的行动……。(思考)
彩子:(用手捂青山的嘴)别谈这些吧!
彩子从枕边提包里拿出项链盒。
彩子:为了赎罪,在西班牙买的,送给您的太太。
青山盯着彩子,突然扔掉项链盒子。
彩子:!
青山:我可不是为了玩才和你来往的。

56.福冈机场
飞机在夜间照明灯下着陆。

57.同上·大厅
大厅里的电视机,播映盛冈市郊外国有公路。
播音员的声音:今晨黎明时分,在盛冈市郊外发生的巡逻车起火事件,经过调查,已经证实,是由于巡逻车上的警察驾驶失误造成的。因此,岩手县警察局已迫令县内警察局,对所属警察的纪律和驾驶技术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
杏子在电视机旁等待着。
旅客按向导的广播从收票处走出来。
石森走出来,找到杏子。
石森:(走近跟前)哎呀,叫你久等了。
杏子:(微笑)哪里。
杏子拿过石森的手提包。

58.行驶着的轿车内
石森和杏子并排坐着。
石森:市政府那方面手续办好啦?
杏子:好啦。
杏子从手提包里拿出证件递给石森。
那是准许离婚的证件。
石森:(注视着她)从今天起,你已经不是藤崎杏子了。
杏子:(也注视着石森)对!
车外的街灯向后掠过。
石森:见到妈妈之后,想早点登记,把户口转过来。
杏子:好。
石森:不想举行仪式。没什么关系吧?
杏子:(微笑)就那样吧。
石森也微笑着。

59.藤崎的秘密住处
藤崎、东上、身着军服的真野陆军少将(52岁)和副官四个人围着桌子,正在商量。
桌子上铺着全国地图。
藤崎的眼睛显示出异常兴奋。

60.杏子的家·厨房
杏子在做酒菜。

61.同上·工作间
金造和石森的中间放着洒瓶。
金造拿起瓶子给石森斟酒。
石森:谢谢。
石森饮酒。
金造慢条斯理地讲起话来。
金造:这个孩子的不幸,都是我给造成的。
金造饮酒。
金造:母亲去世早,她要照料我,还要帮店里忙,一天到晚总是忙,到外面看一看的功夫都没有。
石森:……
金造:遇到那样的男人,说起来,也怨我呀。
石森饮酒。
金造:在一起生活还不到四十天,这家伙就去了自卫队,躲起来了。那时候,我想非找到他把他宰了不可。
金造的拳头在发抖。
石森饮酒。

62.同上·走廊
杏子端着酒菜走过来,听着。
金造的声音:……算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这回,这孩子就靠你了。
杏子的眼睛泪水晶莹。

63.同上·工作间
石森:请。
石森给金造斟酒。
杏子端着酒菜进来。
金造拿起酒杯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出去。
石森饮酒。
杏子给石森斟酒。
石森:你也少喝点吧!
杏子:嗯,那就少来点吧!
石森给杏子倒酒。

64.同上·卧室
金造从佛龛里取下藤崎显正的照片,撕碎扔掉。

65.同上·工作间
石森从口袋里取出两张车票。
是开往东京的特快“樱号”的卧铺票。
石森把一张给杏子。
石森:这次旅行就是我们生活的起点。
杏子点点头,望着石森。
石森拿着的那张车票的画面上,作以樱号的汽笛声,浙渐扩大。

66.樱号(第二天·傍晚)
深蓝色的车身浮现在暮霭中,较快地行驶着。
即将到达博多站。

67.博多站·第三站台
乘客三三两两地并排站着。
石森和杏子站在二号车厢停车位置上。
石森端着照相机,杏子提着旅行用皮箱。
二十个人的体育队在一号车厢停车位置上排列着。旁边放着大的旅行袋。
樱号列车进站。
石森把车头拍下来。
杏子微笑地看着石森。
樱号列车停车后开门。
石森和杏子上车。
体育队也上车。

68.樱号列车·二号车厢内
石森和杏子找到座位放好东西。
孩子们来回跑着玩。

69.站台
售货亭前乘客们在买东西。
石森走过来买啤洒、果汁、柚子和周刊杂志。
开车的铃响了。

70.樱号列车·一、二号车厢连接处
穿体育队夹克的年轻人,手拿一张纸从一号车厢走出来。
石森刚一上车,抱着的柚子掉下。
年轻人给捡起来。
石森:啊,谢谢。
年轻人:不客气。
石森走开。
年轻人(中井下士,19岁)在一号车厢的车门上贴了一张纸。纸上写着“团体”。

71.同上·驾驶室
有司机和助手。
司机:(竖起一个指头)开车准备完毕,十八点五十九分四十五秒,开车!

72.博多站·站区
樱号加速,开出站区。

73.樱号·二号车厢内
石森从照相用品盒里取出闪光灯,装在照相机上。
杏子打开啤酒瓶递给石森。
石森喝得很香。
杏子:(瞧一下照相机)小芳夫一定会高兴的。
石森:来的时候已经嘱咐了,说千万别给忘了。
杏子:一定拍得很好。
石森:可是,樱号的火车头,光在博多拍的还不够。
杏子:?
石森:到了门司和下关还得拍几张才行。
杏子:那为什么?
石森:九州用的电是交流电,车头是ED76型的,可是关门海底隧道是直流交流通用,因此,必须在门司就得换上EF61型号车头。过了海底隧道就到本州了。本州是用直流,所以在下关还得换EF65型的。
石森又痛快地喝啤洒。
杏子:您知道的真详细。
石森:跟小芳夫学来的。
石森和杏子快活地笑着。

74.同上·一号车厢内
非常安静。
****
某一个座位。
那男人站起来望着窗外。
谁叫了一声“藤崎上尉”。
那男人回过身来,原来那人是藤崎显正。
招呼藤崎的是武末(少尉,34岁)。
武末:东上小队长出动了。
藤崎点点头。

75.秘密活动指挥部(广岛)
似乎是公寓的一个房间。
东上拿着报话机的话筒。
北泽(上等兵)掌管报话机。
松宫(少尉)往体育用品袋里装来复枪。
东上:(对话筒)这里进行顺利,按原定计划在广岛车站汇合。到达车站以前还要联系一次。

76.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在收发报机旁拿着话筒。
藤崎:(对话筒)明白,就这样。
藤崎关上话筒的开关,递给操作收发报机的伊藤(中士)。
藤崎:(向武末)叫M炸弹安装班集合!
武末:是!
****
藤崎的座位。
藤崎面前有五个年轻人(中井、目黑、荒井、志村、渊名)。
藤崎发给每人一个黑色M炸弹。
中井颇为激动地接过来。
藤崎:这是高性能磁性炸弹,通称M炸弾。按预定计划,在门司和下关这两站每隔五节车厢挂一个。列车在门司停车五分,在下关停车四分。绝对不能被旅客或车站工作人员发觉。
年轻人们心领神会,把身上穿着的体育队夹克翻过来穿上。
衣服里是黑色的。

77.门司站
樱号正点进站。
通知到站的广播喇叭声。
车停,门打开。

78.樱号·十四号车厢门口
石森拿着照相机下车,往车头方向跑去。

79.线路上
五个年轻人,抱着M炸弹紧贴着列车弓着身子跑过去。
受过训练的特有的敏捷动作。
年轻人按顺序一个一个地钻进车体底下。

80.樱号·六号车厢下面
中井仰着身子挂M炸弹。
手一滑炸弹掉在地上。
中井急得直出汗。

站台·前端
正在调换车头。
石森对准刚换上的F81型车头,闪光灯一闪拍下照片。
车站广播员的声音。
厂播员的声音:每朝新闻社石森先生,请你到站台中间的值班室来。
石森吃了一惊,按快门的手停了下来。
广播员连续播送。
石森往值班室方向走去。

82.同上·值班室内
石森进来。
值班员:是石森先生吗?
石森:我就是,有……
值班员指着没放下的电话听筒。
值班员:有您的电话,东京来的。
石森:(诧异)谢谢……(拿起听筒)我是石森……

83.每朝新闻社总社·政治部·内景
青山正在打电活。
青山:我是青山。你明天早晨要在大阪下车,乘头班飞机回盛冈。票是两张,分社的人在休息厅里交给你,听明白吧。

84.门司车站·站台·值班室内
石森:请等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

85.每朝新闻社总社·政治部·内景
青山:(放低声音)昨天巡逻车起火事件,把车体运走的是自卫队。另外还有值得但心的事情。想要尽快知道盛冈的真相。

86.门司车站·站台·值班室内
石森:(紧张地)请你稍微说详细一点。
青山的声音:还有时间吗?
开车的铃响。
石森:(咂舌头)明白了,要在大阪转回来。好,再见。
石森放下电话,急忙走出去。

87.樱号·最后车厢的连接处
列车后门开着。
那些年轻人回来,从这里上车。
武末把那些年轻人拉上车。
中井最后一个上车。
列车徐徐开动。
武末锁上后门回一号车厢里。
列车长从车长室出来,打了个呵欠。

88.同上·二号车厢内
杏子在过道上焦急地等待石森。
石森从三号车厢回来。
杏子露出放下心的表情。
两人走到座位上坐下。
石森査看列车时间表。
石森:啊!到大阪是早晨四点。
杏子:出什么事了吗?
石森:打算在大阪换乘飞机,直接去盛冈。
杏子:……
石森:真是对不起,官差不由自主。
杏子:(微笑)只是想早一点见到母亲和小芳夫,我倒没有什么。
石森以感谢的目光瞧着杏子,拿起照相机。
石森:到下关再拍一张,答应芳夫的就全齐了。

89.每朝新闻社总社·正门外景
青山拿着上衣急匆匆地走出来。

90.高级俱乐部“战神”·店内
客人很多。
青山走进来。
彩子看到青山,从柜台里出来到青山跟前。
青山领彩子到柜台的一头坐下。
彩子到柜台里给他斟上酒。
青山:(悄声地)你领回来的是不是这个人?
青山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彩子。
那是藤崎的照片。
彩子略显惊讶。
彩子:是他!
青山:果然是这么回事。(瞧一下照片)
彩子:这人是干什么的?
青山:把酒一气喝干。
青山:他叫藤崎显正。原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所属的一个上尉。也就是以前的大尉。七年前,企图靠自卫队搞武装政变,事机败露逃到国外去了。
彩子:……
青山:昨晚我领到这里来的叫石森的那个年轻人,他在调查这个事件的时候和藤崎遗弃的妻子杏子发生了爱情。
彩子只顾听,连倒酒都忘了。
青山:昨天正是藤崎失踪满七年的日子,他们好容易可以结婚了,才欢欢喜喜地去接她……
彩子:大畑先生为什么把这个藤崎……
青山:问题就在这里。……不过一点一点地弄清楚了。
靠柜台旁边的包厢里,两个男人(宫岛和笠井)同女人戏闹。
宫岛向笠井递个眼色。
笠井站起来走出去。

91.同上·外面
笠井在给谁打电话。

92.同上·店内
青山目不转睛地瞧着彩子。
彩子突然停住调制酒的手。
青山:再去接触一次大畑吧。
彩子尖锐的目光瞧着青山。
青山:……
彩子:(坚决地)不去。
青山:……
彩子:你曾经考虑过我过去的心情吗?我这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自由的呀。
青山:我求求你。
彩子:……
青山:我无论如何也想知道……
片刻。
彩子:真可怕。
青山手里藤崎的照片特写。

93.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铺开东京车站的详图正在研究。
车内广播喇叭响了。
播音员:下一站是下关。
藤崎抬起头来。

94.下关车站·站台
樱号停在站台上。
杏子从二号车厢下来望着站台尽头的石森。
石森的身影有豆粒那样大。
****
石森拍摄新换的EF65型车头。

95.樱号·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
中井正在安放M炸弹。

96.站台·前端
石森换胶卷,偶一失手把已卷好的胶卷掉到轨道上。
石森看到附近没有站上的工作人员,就跳下站台去取。

97.轨道上
石森蹲下来正要捡胶卷的刹那,碰上从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爬出来的中井。
两个人彼此惊得发呆地站在那里。
开车的铃响了。
中井往后走去;石森向站台猛跑过去。

98.站台
杏子非常担心地瞧着有豆粒那么大的站台的前端。
她看见石森已跳上十四号车厢才放下心,想要上二号车厢。这一刹那间门关上了。
杏子大吃一惊。
列车长从最后车厢“业务室”探出身来招呼杏子。
杏子慌慌张张地往车尾跑去。
列车长:(板着面儿)这怎么行呢?
杏子:真对不起。
一号车厢的门开了。
杏子急忙上车。

99.樱号·最后车厢连结处
是武末把中井从后门拉上来的时候。
杏子走进来,正好瞧见。
三人都大吃一惊彼此发呆。
武末锁上后门。
列车长从“业务室”走出来。
列车长:常常遇到象您这位太太这样的人。
杏子心神不定,车长的话根本没听见,只是瞧武末和中井。
列车长:以后请注意!
杏子:(清醒过来)是,是。
列车长回车长室。
武末看着杏子咧嘴笑了。
杏子一转身就走进一号车厢。

100.同上·一号车厢内
窗帘随着列车的震动而飘动着,好象没有人。
杏子一面注意后边一面走过去。
杏子摇摇晃晃地倒在窗帘旁。
杏子:对不起。
“不要紧”,随着语声窗帘揭开了。
藤崎在那里。
杏子尖声地惊叫了一声。
藤崎也吃惊地站起来。
杏子向后退了几步,转身跑出一号车厢。
藤崎表情严峻地目送着她。
武末和中井走来。
武末:爆炸装置被旅客发现了。
藤崎回过头来,很狠地瞧着武末。

101.同上·二号车厢内
杏子回到自己的座位。
她气喘吁吁,脸色苍白。
照相用品盒子在卧铺上。
杏子坐不住,站起来向三号车厢走去。

102.同上·九号车厢·车长室前面
石森正跟莳田列车员(32岁)说话。
石森:我确实看到,从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爬出一个年轻人。能不能马上调査一下。
莳田显出难以相信的样子。
石森拿出身份证给他看。
石森:我是每朝新闻社的记者,不是随便乱说的人。
莳田:不管怎么样,行车时间是无法调查的。先同宇部站的公安人员取得联系,到宇部检查一下吧。
杏子脸色苍白,走过来。
杏子:我有话要跟您说!
石森:(向莳田)拜托你啦!
石森和杏子走出车厢,来到车厢之间的连接处。

103.同上·九号车厢连接处
杏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石森:(注意到杏子神态迥异)出什么事了吗?
杏子拼命地抑制着激动。
石森:杏子。
杏子:我……碰见了他。
片刻。
石森:藤崎?
杏子:对。
石森:在哪儿?
杏子:在一号车厢。他穿着运动员的上衣。
列车激烈地摇晃。
石森扶着杏子。

104.樱号·餐车内
石森和杏子。
两个人面前摆着果汁和咖啡。
片刻。
石森:你们的离婚,是昨天正式批准的。他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杏子:……
石森: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我也不离开你,可以吧。
杏子:是。(片刻)……这七年,净是辛酸的回忆,好不容易和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决不倒退(表现出意志坚决)。
石森点头,颇为感动。
石森:藤崎前上尉,穿着运动员的衣服,坐在樱号车里……
杏子瞧着石森。
石森:加上我所看到的年轻人……藏起巡逻车的自卫队……这一定是要犮生什么事情啦!
杏子:真可怕。
目黑(上士)在邻近的座位上监视着他们俩。
画面伴以宇部车站的广播声。
播音员:宇部,宇部站到了。

105.宇部站·站台
樱号停在那进。
播音员播送“停车一分钟”。
公安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在站台前端等待着。
石森和莳田列车员从十四号车厢下来,一起走下轨道。

106.樱号·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
公安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拿手电筒钻进车体底下检查,什么也没有发现。

107.轨道上
公安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爬出来。
公安人员:(向石森)没有发现什么。
石森:不会……确实给装上了什么东西。
公安人员面面相觑。
石森:别的车厢一定有,请你们检查一下。
公安人员觉得石森十分可疑似地瞧着他。
石森:(愤然地)好,我去找出来。
这时发车的铃响了。
石森等只好回到站台。

103.樱号·最后车厢连接处
中井气喘吁吁地抱着拆下来的炸弹。
武末关上后门带着中井回一号车厢。
列车开动。

109.同上·十四号车厢连接处
石森、莳田、杏子在这里。
目黑上士在他们后边抽着烟。
莳田:那是你看错了。
石森:不对。
莳田耸耸肩膀走开。
目黑上士也走开。
只剩下石森和杏子。
石森:他们一定藏了什么东西……从这里也可明确地知道他们要搞什么名堂。
沉默。
石森:我到一号车厢去找藤崎。杏子显出惧怕的样子。

石森:藤崎在这列车上是打算干什么呢……
杏子:(拦阻)你不要去找他。
石森:……
杏子:这人在七年前夺去了我和爸爸的幸福生活。今天,他又想破坏我唯一的美梦。
石森:……
杏子:你万一有个好歹,我……
杏子声泪俱下,沉默。
石森:(紧紧地抓住杏子的肩)杏子,你听我说。

110.樱号
发出尖锐的汽笛声急驰着。

111.彩子的公寓·门外
画面伴以警笛声,渐渐远去。
高级轿车开过来停下,大畑的老秘书下车。
往上瞧着有灯光的房间。

112.同上·彩子的房间·起坐间
彩子在沙发上坐着。
门铃响。
彩子站起把老秘书迎进来。
老秘书扫视一下周围,向寝室走去。

113.同上·寝室
老秘书打开门查看里面。
没有任何人。
老秘书关上门回到起坐间。
青山在门后屏声止息地藏着。

114.同上·起坐间
老秘书坐在沙龙上。
老秘书:你说要告诉先生的情报,是什么情报?
彩子拿起桌上的酒瓶。
彩子:喝一点?
老秘书:(不理她)谈正题吧!
彩子:听到客人的一些话。说是内阁情报室那个名叫江见的家伙正在密查大畑先生。
老秘书:……
彩子:有关藤崎的事江见也知道。
老秘书站起来在房间里踱着。
彩子:那位客人说,大畑先生让藤崎回来是(停一下)为了搞武装政变。
老秘书转到彩子的背后。
彩子:(回过身子)是真的吗?
老秘书用暗中带来的绳子突然勒住彩子的脖子。
彩子:啊!
老秘书:我们知道你已被江见审问过。
绳子勒紧。
青山从寝室窜出来猛撞老秘书。
老秘书跌倒。
青山双手卡住老秘书的脖子。
青山:快说,大畑要搞什么鬼?!
老秘书拼命挣扎。
青山:藤崎在哪里?!
门打开,宫岛和笠井走进来。
手枪对着青山和彩子,他俩举起手来。
老秘书从口袋掏出毒药要吞下去。
宫岛打掉毒药并用手枪打老秘书。
江见慢条斯理地走进来,俯视倒在地上的老秘书。
江见:(对老秘书)有件事需要你招供出来。
青山保护着吓呆的彩子。

115.东名高速公路用贺出入口
真野陆军少将的轿车往环八路开来,因为一辆黑色轿车堵住了路便停下来。
新城用手枪打碎车门的玻璃,爬上来挨着真野坐下。

116.车内
真野摸到腰上的手枪,可是新城的枪口早已对准他的头部。
真野的左手上锁着带锁链的文件皮包。

117.某仓库的地下室
江见严刑拷打捆绑在椅子上的真野。
桌子上散乱地放着用小刀割破了的真野的文件包和材料。
室内只有他俩。
江见:大畑的秘书提供了情报。计划书放在哪里?
真野:(憎恶地)你杀死我好啦!
江见:遗憾得很,我当过宪兵,有的是不杀死你而叫你零受罪的绝招,你瞧着吧!
江见又对真野严刑拷打。
真野满脸是血。
江见:计划书放在哪儿?
真野:你杀了我!
江见:慢慢来嘛!
江见让他饱尝宪兵用刑的厉害。
真野由于恐惧而变貌变色。

118.同上·楼梯
利仓穿着马皮鞋走下楼梯。

119.同上·地下室
利仓走进来。
闻到血腥味,用丝绸手帕捂着鼻子。
利仓:招了没有?
江见抓住真野的头发,让他抬起头。
利仓冷漠地瞧着真野死人一样的脸。
江见:舌头咬断了。他是打算凑合着装个军人的样子吧?
利仓:到底是当过宪兵,手真狠。
江见:可是,要收拾大畑一派得有证据呀!

120.同上·后皖
新城和岛本正在分解真野的轿车。
利仓和江见在旁边瞧着。
江见向新城要小刀,进到车里。

121.轿车内
江见在车内一一检查,用刀割开车棚上的人造革。
白纸封面的政变计划书露了出来。
利仓从江见的手里夺过计划书。
打开第一页。
看到打字的文字,瞪大了眼睛。
这打字的文字逐渐扩大:
《皇帝不在的八月》

122.二·二六事件的纪录影片
下戒严令的东京。
满载军队急驶的卡车。
在雪地上端枪站着的军队,等等。
解说者的画外音:武装改变,它是企图用突然的军事行动瓦解政治核心部分,从而政变政治体制。昭和初年军阀跋扈的时期,也有过几次武装政变计划,但采取实际行动的只有五·一五和二·二六两次政变,其余的都是在计划阶段被粉碎的。从第二次大战后的世界情况来看,武装政变成功的例子也是极少的。

123.首相官邸·办公室
佐林首相正向山村防卫厅长官和穿军服的防卫厅首脑们下命令。
利仓站在旁边。
解说者的画外音:佐林首相得知以大畑、小山内为幕后策划人的自卫队武装政变计划后,立即召集山村防卫厅长官和高级幕僚,下令马上镇压。其目的在于保卫佐林政权。

124.防卫厅·电讯室
通讯兵正在发报。
山村以及高级幕僚下达指示。
解说者的画外音:防卫厅电讯室以密码电报,向全国各方面部队发出镇压武装政变的命令。并指示镇压要在极密中进行,绝不能让国民知道。

125.自卫队XX基地·营房
队员带枪整队点名。
上军用卡车。
卡车陆续从营门开出去。
解说者的画外音:从计划来看,执行武装政变的部队是以千岁、青森、金泽、相马原、静冈、广岛、北九州各部队中的大约一千二百名人员组成。各个部队是在八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在东京站集合。然后,同市之谷、练马的中心部队汇合,立即起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