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剧本 查看内容

第二届 《李杜交游》

2018-6-25 16:33| 发布者: 杨静筠| 查看: 161| 评论: 0|原作者: 杨雪|来自: 原创

摘要: 唐代天宝年间,政治黑暗,官吏腐败。早已腐化的玄宗把朝政大权交给了奸臣李林甫。李林甫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制造了一系列冤案。在京都的李白终因得罪朝廷权贵被赐金放还。经过洛阳时和杜甫初逢,二人一见如故。

 李杜交游

(剧情梗概)唐代天宝年间,政治黑暗,官吏腐败。早已腐化的玄宗把朝政大权交给了奸臣李林甫。李林甫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制造了一系列冤案。在京都的李白终因得罪朝廷权贵被赐金放还。经过洛阳时和杜甫初逢,二人一见如故。

 

第一幕:赐金还山壮志难酬

  于琳嘉举起酒杯笑着道:下属升官的事情还望李大人多多走动,这是一点心意,请笑纳。以便大人打点。随即于琳嘉拿出一匣子呈给李蔚文。

 (演) 李蔚文打开匣子便被内置的黄金震惊,但很快震惊就变成了理所应当的利润,收入囊中。

  李蔚文:好说好说,你的这片进取之心,丞相会明白的。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卖你个人情而已!

 

 (旁白)而此时的李白就在一品楼旁边的雅间里借酒消愁。皇上只认为自己诗写的好,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自己一展大丈夫的雄心壮志。自己怎能不忧郁?

  (演)举起酒杯的李白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在听完整个收受贿赂的过程后,仰天长叹:如今却都到区区八品小吏都懂得圆滑世故,用金钱来买自己的前程!这样的朝廷再怎样侍奉?也罢!也罢!

  (旁白) 回到府中的李白便做了一首名为《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的诗呈上,李白却想以此表明心志。

  大明宫,勤政殿内。

  端上热茶的高力士低声道:皇上,奴才听闻那李白最近可有些懈怠且有些不满皇上的意思所在啊!

  唐玄宗微微皱起眉头,边饮茶便说:说来听听

 太监:皇上,李白求见。

  唐玄宗看了一眼高力士道:宣他进来。

  李白旋即跪下行礼:陛下圣安!

  唐玄宗:李爱卿不必多礼,平身吧。今日前来,可有新作与朕分享啊?

  李白起身后:臣确有一篇新作,是臣表明心意之作,请皇上过目。

  高力士呈上李白的奏折,让玄宗过目。

  唐玄宗: 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

 (演) 玄宗还没念完便没了兴趣,加之李白曾写诗把杨贵妃比做赵飞燕,玄宗的内心也多少对李白有些看法。

  唐玄宗放下奏折:爱卿出此言是何意?还是想提醒朕什么?

  李白:臣不敢,臣只是在这富丽堂皇的宫里待久了,忘记了纵情山水的欢乐,只是想故地重游,到乡间去。还望陛下恩允!

  玄宗一听李白要走,便皱眉仰头道:爱卿是在这里难以适应吗?有何要求尽提就是。何必……

  李白还未等皇帝说完便道:陛下误会了,臣并没有什么要求,臣在这里也多亏陛下照料,臣感激不尽,只是臣归山心意已决,还望陛下成全!

  唐玄宗叹了口气道:李爱卿有意归山,朕心中十分不舍,但爱卿执意如此,朕也不好多加阻挠,如此这样,朕便赐你黄金万两,以助你安稳度日,以免你受贫困之苦。

 (演) 高力士手捧黄金递给李白,象征性的说了一句:望大人保重!

  不觉夕阳西下,李白走出大明宫外,长长的舒了口气。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直到一点点的消失在宫门。

  高力士望着它远走的背影:即便是受尽皇帝宠爱又如何?阻挡李丞相的去路也照样赶出长安!

  第二幕:游至洛阳初逢杜甫

 (旁白)转眼已是天宝三年的夏天,李白来到了洛阳。此时的洛阳,盛夏光景,乔木繁盛,春意盎然。李白忧郁的内心也不觉有了一丝宽慰。

 李白: 随意走进一间茶楼,想着歇歇脚,再玩上几天也好。

    (旁白+演) 却见店家并无有心招客,反而与几个茶客围着看似是一人在挥毫泼墨,店里的茶客也都安心吃茶,似乎静等着的样子。果然,不多久,众人一声叫好,只见那人搁置毛笔,一伸懒腰,苍劲有力的字体跃然纸上。李白前去,也不禁说到:好诗,好诗啊!不禁文好,字也隽丽!

  店家抬头笑道:哦,这位客官有所不知,这位杜先生是我们店的常客,不仅常来饮茶,而且颇有才华,写的诗常被人夸赞!

 

 此时的杜甫已走上二楼,品自己的茶去了,众位客人也都落座。

 (演) 李白听到与自己兴趣相同之人,不禁说到:还望店家引荐,真想认识这位先生啊!

  店家将李白带到二楼,敲开门,店家下楼,李白进入。李白:有劳店家了!请备两盏清茶

  李白认为这也许是资历深厚的官吏或者隐士,却发现所谓的杜先生年纪轻轻,但眉眼处却有一丝忧郁和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

  杜甫抬头见李白:哦,(笑着说)怎么,你是想让我为你提首诗还是想千金买我去做门客啊?

  李白:哦,误会误会,只是想着在这茶楼能作出此诗之人必是不凡,特来拜访!(拱手抱拳)

  杜甫:行此礼岂不严重?怎么你认为我与你年龄相仿?(仍是微笑)

  李白也笑到:吾一直以为这能作诗有如此气魄之人必是老当益壮之态,却未想到,(轻笑两声)竟是潘安之样啊!

  杜甫爽朗大笑,店家敲门进入:二位客官,您的清茶请慢用!

  杜甫抬手:多谢店家随即拉着李白入座

  杜甫:还不知兄台姓名

  李白:在下姓李,字太白

  杜甫也回道:在下姓杜名甫。如此,太白兄,请先允我饮下这茶。

  李白随即抬手饮茶

  杜甫轻呷口茶道:这里的茶算是洛阳城有名的茶了,口感清香,入口香醇。太白兄真是有眼光啊!

  李白笑说:刚从长安而来,一路累了便歇歇脚,想着玩上几天。

  杜甫一听从长安而来:哦,太白兄可是在长安为官?

  李白想起了在长安的壮志难酬:唉,如今,也不再想什么做官了,也是平日写诗游玩,图个自己开心,罢了!

  杜甫:如此也罢,那我便带着太白兄在这洛阳玩上几天!

  两人相视一笑,饮茶。

  第二天清晨。

  夏季的阳光清晨,刺眼,洛阳的夏季,更是风雨多变,气候无常。

  李杜二人用完早膳,便乘舟游玩去了

  李白兴意盎然:这洛阳的水倒是格外澄澈,空气也清新,比起长安来算不上奢华,倒也是小家碧玉。

  杜甫:是啊,这心境不同,所观景色自然也是不同。

  正说话间,天上下起了绵绵细雨,阵阵凉风刮过,倒是把夏季的燥热一扫而光。

  李白有些担心道:哎呀,这天工怕是不作美啊!明知我们出行却下起雨来!

  杜甫劝慰:太白兄无需担心,这雨怕是也下不大,即使下大,登不了山,乘舟看雨也是不错的嘛!

  李白:嗯,也是也是啊!

  没多一会,他们下了船,到了山脚下,却见高峰耸立。虽然雨势比刚刚大了一些,倒也没有到不能前行的地步。

  李白:这山倒是陡峭啊!子美是第一次登这山吗?

  杜甫:哦,(微笑)原来就已听说,却未曾有机会来登。今日与太白兄一同登山,倒也有伴了!

   (演) 李白与杜甫一同登山,两人畅意闲聊间已登上山顶。忽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两人附和着雷声,在闪电的照耀下,拥抱,旋转,发出欢笑,震撼山谷。

  (旁白) 从此,两人醉眠共秋被,携手日同行结下了终生不渝的友谊。他们相约冬日在梁宋会面。

  时间转瞬即逝,天宝四载的冬天,他们来到梁宋,拜访了王屋山,涉猎于孟津大泽,登临了单父琴台。

  (演)在单父琴台下面的一堆炽燃的篝火旁,他们遇见了高适。

  随即三人来到酒馆,入座唤店家备酒菜,备歌舞。

  李白举起酒杯开怀畅饮道:此行不仅遇见了年纪轻轻就才华横溢的子美,还有幸遇见了高贤弟,来,太白先干为敬!

  杜甫:是啊,今日有缘,遇见高兄,没想到我们三人兴趣相投,来,我们今日不醉不休!

  歌女上场,表演歌舞

  高适:在下可不及两位功力深厚啊!还需多多学习!其实高某也想着出世,考取个功名,报效朝廷(高适举拳朝上)

  李白见高适积极入仕,也有些忧虑:如今,大唐也不再是那个太宗政治清明的时代了,皇上宠幸后宫,无心朝政,奸臣李林甫当道,有许多官员被迫害。高贤弟,你可万加小心!

  杜甫:太白兄所言不无道理,如今朝中奸佞当道,还望高适兄多加小心啊!(举杯)

  高适:二位兄台所嘱之言高某定当不会忘记!也望二位兄台尽情山水,事事顺心啊!

  三人宴饮后,三人就此别过,高适前往长安求取功名。

  第三幕:志向不同作诗分别

 李白杜甫又到了东鲁。

    李白想到东鲁素来盛行黄老之术,便想带杜甫去探访炼丹之术

    杜甫:如此,甚好!也当是散散心了!

    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他们并没有拜访到董炼师,寻访了几家,也并未如愿,于是二人便失望的走了。邻居大哥告知华盖君去向

    二人也对所谓的炼丹求仙之术不再抱有希望。二人每天也游山玩水,畅饮痛快。

    杜甫举杯,吟诗道: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李兄啊!我本志在仕途,虽与你纵情山水,但每当夜深就寝之时,想来终日碌碌无为,也懊悔不已。我们看着对方如飘转飞蓬,至今也没有炼得仙丹,愧对道教祖师,我们整日痛饮狂歌岂不空度时光?

  (旁白) 李白对杜甫的情绪变化和提醒并不在意,然而直到杜甫真的要走的时候。

   (演)李白在杜甫的送别宴上,举起酒杯,又一次举杯,偶尔抬头起来瞭望自然景色。因为这其中的情义缠绵,非酒似乎不能消解。此情此景都浓缩成更深的情感和意想。

  (演) 李白惆怅举杯:子美既然心有入仕之志,那便祝子美前途无量!作诗送别,还望珍重!

   杜甫:子美遇见太白兄,也曾纵情山水,畅游这大千世界,子美此生无憾!

  (演) 李白杜甫二人举杯同:有缘再见!

  (旁白) 杜甫走后,李白独自来到沙丘,想着与杜甫曾经的游玩时光,却想如今孤身一人,不禁潸然泪下。遥望窗外月色朦胧,轻寒的月光洒在李白身上,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自此之后,李白杜甫再也没有见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