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剧本 查看内容

第二届 《草地红英》

2018-6-16 21:24| 发布者: 从容无限| 查看: 248| 评论: 0|原作者: 杨天宏

摘要: 电影剧本《草地红英》梗概 1997年香港回归后,老将军钟兵,向自己的孩子们回忆了在长征过草地时候的一段往事。 那时20岁的他是团政治部主任,受命带着通讯员去接后面四条牦牛的运粮队。得到粮食但是运粮红军都牺牲 ...


电影剧本《草地红英》梗概

 

1997年香港回归后,老将军钟兵,向自己的孩子们回忆了在长征过草地时候的一段往事。

那时20岁的他是团政治部主任,受命带着通讯员去接后面四条牦牛的运粮队。得到粮食但是运粮红军都牺牲了。他们巧合俘虏了国民党的一个军官,和一个藏族向导。运粮回去途中又遇到3个小女红军抬着的受重伤的葛副师长。他们从俘虏口中得知后面有一队藏兵被国民党买通要突袭红军,钟兵和葛副师长商议钟兵冒充俘虏和愿意加入红军的藏人一起智退了藏兵。又打退了来侦查的国民党一个排。为了保护和运送粮食,牺牲了三个女红军和通讯员。最后葛副师长为了掩护钟兵拉响手榴弹和其余敌人同归于尽。

 

草地红英

作者 杨天宏

这是1997年香港回归后的夏天,北京,七月中旬的下午。北京处处完全是国际大都市的气象,高楼林立,车流如织。虽然是下午,但是来往的车流人流不断,因为香港回归北京到处都是祥和和喜庆的气氛。不时可以见到带着太阳镜的外国人,包括各种年龄的男女,有黑人和白人。随处可见手持小国旗的青少年。各街道的上空到处都是歌曲《香港别来无恙》的歌声:“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远离你的时候思念长长。走进你的时刻热泪汪汪,一百年的荣辱 一百年的沧桑,香港啊 别来无恙。

1.           日内 主人公开国中将钟兵将军家。

  将军的长子建国,长子爱人,他们的儿子钟瑛20岁,将军的小儿子爱国,小儿子媳妇香港人,小儿子的两个女儿,慧琳10岁,茜茜7岁。将军的外孙女慧颜18岁。围在在一起吃晚饭。

几个孩子看着电视里的小品吃饭,被小品逗得哈哈大笑。

长子建国对儿子说:小点声儿,爷爷刚睡着。你们这些孩子都好好吃饭。

长子爱人:电视关了吧!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消化不好,影响健康。

小儿子媳妇广东口音:是的 ,大嫂。小孩子就爱看电视,现在有了电脑,一看动画片就连饭都不吃了。

爱国:大哥,爸爸最近经常喝酒吗?千万注意身体啊。

建国:香港回归以后,爸爸太高兴了,天天喝酒,都说不了他。你们刚从国外回来,他更高兴了,酒每顿都喝。

慧颜:我姥爷是开国中将对国家贡献大,早该享清福了。

钟瑛:是,依我看就让爷爷放心喝酒,咱们不是有保健医生吗?让他给爷爷多检查检查身体就行了。

爱国夫妻互相看着有些惭愧,爱国:以后我们回国一定给爸爸多带些低度红酒来。外国人都爱喝红酒。

爱国的大女儿慧琳:爷爷这几天总说怀念去世的邓爷爷,他还说要是邓爷爷看到香港回归就好了。

钟兵将军没有睡着,在卧室里躺着思考,他孩子的话都听到了。

全家听到慧琳的说话后,都默不作声。

建国:快吃吧。慧颜今天晚上在姥爷家吃饭,不是还要跟大哥出去玩吗?

慧颜:是,大舅,我瑛哥考完大学考的不错,应该好好放松一下。

钟英:十年寒窗,一朝成功。按爷爷的意思我还报的军校呢。

爱国:大哥,军校多艰苦点啊。你不就是当了多少年的兵吗?怎么还让孩子考军校?

建国夫妻:爸爸的意思,爸爸总说他娇生惯养,太贪玩,功课不好,所以高二时才降了一年级。这回考大学爸爸一定让他考军校,让他到军队中锻炼锻炼,把自己贪玩娇生惯养的坏习惯改改。。

慧颜:吃完饭了!大舅大舅妈,我跟瑛哥出去蹦迪,打车去打车回来。

大儿子爱人:你们早点儿回来,钟瑛电脑打字快,给爷爷记录回忆录啊。

钟瑛:妈!明天吧!今天同学聚会,说不上几点回来的。

慧颜钟瑛一人拉着一个小女孩说:拜拜。

爱国夫妻:你们带够钱了吗?说着从身上掏出400元钱,给慧颜钟瑛说:一人200

慧颜钟瑛有些不好意思:谢谢舅妈谢谢小婶。二人出去了。

爱国:大哥,爸爸的齐秘书呢?爸爸的回忆录不从来都是他给记录吗?

建国爱人:齐秘书全家去香港旅游了!

建国:香港回归了嘛!咱们去爸爸卧室看看爸爸睡着了吗。

2.夜内  钟兵将军卧室

老将军坐在电脑边上,电脑开着是一台386黑白显示器电脑,自己在电脑上慢慢打字。

儿子和媳妇们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小孙女,小孙女手里拿着冷饮。

爱国:爸爸,喝酒了就早点休息吧!回忆录不着急写。

钟兵:钟瑛和慧颜答应帮我录电脑磁盘里。

建国夫妻:爸爸,两个孩子出去玩了。

钟兵:爱国,你大哥大嫂不会打字,你是留学博士,会打五笔字吗?

爱国回答:爸爸,我在英国基本都是英语交流,五笔打字太不熟悉了。

钟兵:你媳妇呢?

爱国:爸,她是香港人,不会简体字。

钟兵表情有点高兴又皱了下眉头。

两个小女孩,上去翻着电脑键盘,电脑上敲出数字,又弹出了光驱,说:爷爷的电脑太落后了,看动画片肯定卡。我们家的比爷爷的好多啦。

爱国媳妇:大嫂!下回回北京,我们一定给爸爸带一台美国品牌电脑来。

长子媳妇:我们商量了几回,要给爸爸买台高级电脑,他总说要勤俭节约,不让我们买。

钟兵:钟瑛慧颜两个孩子晚上还出去玩,要好好教育他们,不要光知道享受。

长子媳妇:爸爸,钟瑛考完大学了,应该让他好好放松放松,现在谁家的孩子都是这样。他俩一个20岁,一个18岁是该玩的年纪。

茜茜拿着一张光盘,嚷嚷:我要看动画片。

慧琳拿着懂事样子:我要学打字,以后我帮爷爷录。

爱国为了让父亲高兴,就蹲下对茜茜说:咱们让爷爷给讲个战争年代故事,爸爸小时候常听的。

钟兵说:她俩都是在国外生的,爱听吗?

建国夫妇和爱国:爸爸,讲点革命故事,算是给下一辈人做点儿教育。等她们长大了,就懂了。

爱国媳妇有点尴尬表情。

两个小女孩:爷爷的故事好听吗?吓人吗?

爱国媳妇广东口音:应该是好听的。

钟兵对她说:香港回归了!你也听一下。

两个小女孩听懂了:好,好,说着分别让父母抱在怀中。全家人都坐下。

钟兵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两个小孙女,看着她们天真的笑容和大眼睛。

回忆了一下说:好!爷爷给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

钟瑛和慧颜在外面。

钟瑛:忘了,我忘了把爸爸的手机带上,有事好打电话,我去取。

钟瑛回来,听到爷爷卧室大家的说话声音,他没有直接进去,在外面听着爷爷的回忆。

钟兵: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1935年伟大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中,那是在最艰苦的过草地时候,那一年我也20岁,担任红九军团78团副团长兼政治部主任,因为我政治工作做得好,战士们都爱叫我钟主任。

推出字幕:草地红英

回忆开始

 

1935年红军长征过草地时

3.日外 早晨。一望无际水草地,很荒凉,泥摊,沼泽,野草有一两尺长,走过的脚印。

镜头特写:一张黑瘦但洋溢着青春的脸与明亮的眼睛。20岁的钟兵在水沟洗脸,然后拿起挂在小树枝上的红军八角帽端端正正的带上。他腰上带着手枪。

16岁的通信员张鹏背着步枪,过来喊:主任!

钟兵:小张,什么事?

张鹏:团长政委有紧急时期叫你去。

4.日外 在一个非常简易的帐篷里

杨团长和陈政委都是二十五六岁样子,都是中等身高瘦削但是面露坚毅的容貌。

钟兵:报告!

陈政委:进来!小钟。

钟兵:团长政委叫我来有什么紧急情况吗?

杨团长露出笑容:有!但是是好事。军团首长来电报,通知我们后续部队有一个排,筹集到了四条牦牛和不少粮食,让我们快点安排人去接应。

钟兵立刻露出欣喜的表情。

杨团长:这四头牦牛,首长说可以给我们留一头全团打牙祭。你说好不好?

钟兵和政委大笑起来都说:太好了!

政委:另几头要送给中央纵队,给毛主席和周副主席。

钟兵听到毛主席周副主席,露出深情的样子。

政委:因为你身体好,还能记住路线,我和团长派你去接应。你和通信员小张去,让小张骑我的马。

钟兵看着身材瘦削的政委:不用你的马,你身体不好离不开马,我和小张骑一匹马就行。小张还是个大男孩。

团长:那么立刻出发。

钟兵立正:是!

钟兵和张鹏骑上马张鹏在前面,政委看着他们拿出一叠报纸:这是头些天缴获的国民政府报纸, 你爱看,路上看看吧。

团长拿出一捆绳子递给钟兵说:草地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刮风下小雪,你们两个把绳子系身上,能暖和些。遇到沼泽地也许还能用上。

钟兵对团长政府说:放心吧。

然后钟兵和张鹏在马上向团长政委敬礼,二人骑马走了。

5日外 二人在草地上共骑一匹马去迎接后面的运输队

钟兵和张鹏同骑一匹马前进着,外景特写:无边的大草滩,马奔驰着,二人骑马的背影。正面看钟兵坚毅兴奋的面容和张鹏欢乐幸福的表情。大约过了很长时间,两个人骑一匹马,马有些累了。

钟兵勒住马:咱们下来,马累了,让马休息一下,饮点水,好继续快走。记住,可别给马饮不干净的水,草地上水沟的水发青黑色的有毒。

人马不能饮,另外注意别用这样水洗脚。

张鹏:放心吧主任!我有经验。

张鹏牵马去喝水,钟兵坐下看了一会儿报纸。

一会儿张鹏过来,张鹏:主任,报上都登了些什么?

钟兵拿着一张报纸:是中国的河南山东又发了大水灾,几百万人无家可归。都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

张鹏看着报纸另一面上的舞女照片说:怎么我看报纸上都是官太太呢?

钟兵:那是另张报纸的广告,上海新开了家大舞厅,说什么有当红舞女陪舞。

张鹏:啊,都是地主资产阶级那套。有人饿死还有人花钱请女人跳舞。

钟兵:你说的对,所以我们要革命,你进步了!上马吧!钟兵把张鹏轻轻托上马。

两个人又骑马走,前面的张鹏看前方:主任,牦牛!

钟兵下马,看到不远处有四头牦牛,牦牛身上两侧对称驼着满满的粮食袋子。

他往前走不由得一惊。地上竟躺着十五六个红军的尸体。他们有的人手上拿着蘑菇。还有几个尸体方向一致手臂都伸向一个方向。

张鹏看到后不由得哭出声来。张鹏:主任!怎么回事啊!

钟兵摘下军帽,向地下死去的红军战士敬礼。

钟兵看着最前面的一个红军尸体好像动了一下。他立刻蹲下在这个红军面前,听到还有微弱的声音对他说:你是前方部队来的?

钟兵肯定的说:是,你们怎么中毒了?

这个红军微弱的声音:我们吃了毒蘑菇,牦牛给首长,正确方向。

钟兵说:我都看到了,我理解你们的手势。

这个红军面露笑容,闭上了眼睛。

钟兵忍不住抽泣了一下。

他对张鹏说:这些战士是真正的红军。他们护送粮食却没有吃,吃了毒蘑菇才牺牲的。临牺牲前还用身体给我们指正确方向。等将来革命胜利了,我们一定要好好纪念他们的壮举。

钟兵:把能带的枪都带上,我们两个人骑马赶牛不方便,我们步行赶着牦牛快回去。四头牦牛驼的粮食我看最少有1000多斤,加上牦牛,够我们一个纵队两天吃的。我们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

钟兵和张鹏两个人把枪背在身上,两个人步行赶着牦牛往回走。

四头壮实的牦牛,驼着粮食,前行。

后面是钟兵张鹏和马。

6日外 也是大草地上

国民党军队少校营长于祖明穿着崭新的军装,佩戴少校军衔,腰间佩戴手枪。带领警卫于德江,于德江端着冲锋枪。二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还有一个穿戴有些破烂带着耳环的也骑马的三十五六岁藏族向导次仁,他腰间别着一把藏刀。他们前面有两个国民党兵。都穿着旧军装。一个是大个子东北土匪出身的叫李铁山,一个是精瘦的小个子河南人叫王德。

于德江:少爷!

于祖明:我跟你说几回了,别在人前叫我少爷!要叫我营长!你老是记不住!

于德江:是,少爷。

于祖明:还少爷!你啊,木头脑袋。你不像你家老太爷,你老太爷给我家当了一辈子管家,每年收几百石租子没差过一斗。

于德江:营长,你怎么主动要带几个人出来侦查的,多来点人不更好吗?万一遇到共军人多呢?

于祖明傲慢的:连日追缴共匪,弟兄们都累了。让弟兄们都歇歇。我们几个人出来侦查侦查,遇到情况就回去报告,必要时咱们全师出动,一次歼灭共军。师长是我表哥,我必须给他做脸,吃苦在前嘛!

于德江:是,是!这一回要是再立功,表少爷还能再给你提到中校团副。

于祖明傲慢的:到时我也不会亏待你。

于祖明用望远镜向前方看了看:    这草地地形很复杂,到处都是草滩,沼泽地,小树林。

于祖明:李铁山!王德!

李铁山有些不情愿:到!

王德很快的:到!

于祖明:你们两位弟兄,往前走侦查,遇到共军赶快回来报告。我在原地等你们,一边考察考察地形。

李铁山王德:是!然后向前走去。

于祖明看着他们远去的,又对于德江说:德江,你一会儿跟着他们后面,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