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作品 剧本 查看内容

第二届《风华时代》(节选)

2018-6-16 20:34| 发布者: 艳荣| 查看: 200| 评论: 0|原作者: 张艳荣|来自: 原创

摘要: 美军教官爱德华作为盟军与远征军并肩作战,在滇西大反攻腾冲战场,他救了一个日本军妓的遗孤爱平。为此远征军营长程铁军为了掩护爱德华而牺牲。孔雀是程铁军的战友和恋人,她悲伤不已,无法原谅爱德华,为一个日本孩 ...





《风华时代》电影剧本(节选)

张艳荣

  

 序场

在一条荒凉的山路上,走着一对母子。年轻的母亲穿着旧军装,背着黄军被,一手拎着破旧的包,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跟在她身后。天上飘着雪花,风呼啸着。

爱平:妈妈。

孔雀:别叫我妈妈。

爱平:好吧,那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南方?

孔雀:因为我从部队复员了。

爱平:那么说,部队不要你了。

孔雀:可以这么说。

爱平:是因为我吗?

孔雀:是的。

爱平:这么说,因为我,你也结不成婚了。

孔雀:是啊。

爱平:我已经叫他爸爸了,他为什么还要拒绝和你结婚。

孔雀:你懂什么,都是你这个熊孩子。

爱平:我是你生的吗?

孔雀:(迟疑)不是,哦,当然是了。

爱平:妈妈,我们到哪儿了?

孔雀:北大荒。

 

出字幕:风华时代

 

1.北方凤翔镇 冬天

孔雀在白雪皑皑的东北大地上,穿着一身天蓝色的白族裙子,在空旷的天地间,跳着孔雀舞。

全凤翔镇的男女,从四面八方走来,惊愕地看着雪地里这个舞蹈的精灵。

 

2. 北方凤翔镇 早晨

孔雀穿着过膝的黑色长裙,黑色的高跟皮鞋,跟不是很高,系着鞋带。上穿高领系扣带蕾丝花边的薄羊毛衫,不大不小正卡在腰间,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外面披一件黑色长呢子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黑底白色碎花的围脖。

孔雀抱着几本书,领着爱平从凤翔镇上走过,有几个女人站在街边,看着她走过,在她的身后指手画脚,窃窃私语。象征性地附在耳朵上说话,那架式是怕孔雀听见,掩着口鼻,实际是唯恐她听不见,你一言我一语。

甲女:唉?听说这个女人还打过鬼子。

乙女:听说还参加过抗美援朝呢。我看不像,没结婚就有孩子,作风不正派。

丙女:听说那个孩子是捡的。

杨品老婆:狗屁,她自己都承认,就是她生的,臭不要脸,大姑娘生孩子。往后啊看紧自己家的男人吧。

甲女:我可听说了,你家老爷们跟她有一腿。

杨品老婆:呸。

甲女:呸我干啥呀,有能耐找她算账去。

爱平拽拽孔雀的手:妈妈,她们又在骂你。

孔雀:别理她们。

孔雀昂着头,旁若无人地加快了脚步。

 

3.学校大门

杨品老婆扑过来,揪着孔雀的头发就打,边打边骂:破鞋,让你勾引我男人。

爱平抓住杨品老婆的手就是一口,杨品老婆劈手把爱平打翻在地。爱平坐在雪地上大哭。孔雀看爱平挨打了,就和杨品老婆扭打在一起。

杨品老婆哭嚎着:你等着,找你校长去。(向学校院里跑)

孔雀把爱平扶起来,拍打着他身上的雪:儿子,你真勇敢,知道保护妈妈了。不许哭,男子汉大丈夫,快去上课吧。

 

4.校长办公室

校长坐在办公桌后面,孔雀站着。

校长紧锁眉头:孔雀啊,找个人嫁了吧,老这么耗着也不是回事啊。你看看,你看看,杨品妻子又来找我了,说你勾引她男人。

孔雀说了句气话:有本事把自己的男人看住了。

校长耐着性子:你看你,就知道说这种话,你长得漂亮,又不是找不着男人,嫁了不就得了,寡妇门前是非多。

孔雀:我不是寡妇,我讨厌别人说我是寡妇,我没结过婚。

校长火了:孔雀同志,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找对象,我看你就是想跟男人胡扯。

孔雀:我不是胡扯,我们白族没结婚的姑娘,有权力追求爱情。

校长:在你们白族那里可以,现在,你是在凤翔镇。如果再这样下去,学校不再用你。

孔雀:凭什么?

校长无奈,指着门:你先出去吧。

 

5.学校操场

大雪纷飞,孔雀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流泪。她自语:我这是何苦啊,爱德华,你这个美国鬼子,我守着你的承诺苦苦煎熬。我失去了爱人,失去了婚姻,失去了幸福。爱德华,你这个混蛋,把这个包袱推给我。

 

6.朝鲜战场 日(闪回)

孔雀和周大力,还有三名志愿军,正追赶逃敌。他们前面跑着五六李承晚的兵,夹杂着一个大个子美军,落在后面。周大力提枪瞄准,正打在那个美军的小腿上。这家伙趴地上拼命地喊,两个兵拖着他跑了两步远,还是把他丢下了。

周大力他们跑到美国兵跟前,命令:孔雀,你押解这个美军俘虏回战俘营。看住了,这是我们抓的舌头。其他人跟我继续追赶逃兵。

孔雀缴了美军的枪,背在自己肩上。她端着枪对准他,示意他站起来走。美军指指受伤的腿,孔雀嘟囔:这点伤算个屁,美国人就是惜命。

孔雀解下急救包简单地给他包扎一下。她戴着棉帽子,几乎盖住了眼睛。她把棉帽子往上推了推,脸的轮廓比刚才露的大了些。美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孔雀大喝:看什么看,色鬼,站起来,走。

美军从雪地上弹跳起来,忘了腿上的伤。他指指自己,哆嗦着嘴唇,发出孩子般微弱的哭声。

孔雀太鄙夷这个美军了:还没把你咋样呢,先哭上了,熊包。

孔雀用英语对他说:我们不会杀你的,只要你说出你军的作战意图和作战攻击方向,我军优待俘虏。

美军听了她流利的英语,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激动得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样子既惊喜又惊讶,带着激动的哭腔喊出两字:孔雀!

孔雀愣住了,疑惑地问:你是爱德华教官吗?

爱德华迫不及待地回答:我是,我是!

两人同时伸出手臂,拍打着对方的后背,异口同声。爱德华激动得语无伦次:哦,上帝啊,是你把孔雀送到我身边的吗,哦,孔雀,我还能活着见到你,在朝鲜战场。

听到朝鲜战场,孔雀如梦初醒。还没等爱德华说完,她推开爱德华,重新端枪对着他,一歪头,示意他跟她走。

爱德华困惑:去哪里?

孔雀严肃:去战俘营。

爱德华急了,大喊:不,我不去,你放我走,战争要结束了,放我回美国。

孔雀依然严肃:不可能,你现在是我的俘虏,把你押到战俘营是我的任务,你是我的舌头,我必须完成任务,走。

爱德华一连串地NO:我是你的爱德华教官,我们是战友。

孔雀用不容商量的口气:不,曾经的战友,那是在抗日的战场,你现在是我的敌人。

爱德华不死心地继续祈求:看在你我曾经共同战斗过的分上,你我是生死之交啊!我们是盟军啊。

孔雀眼里闪着泪花,慢慢放低枪口

爱德华看她犹豫了,喜出望外:这么说孔雀,我可以走了?

爱德华试探着往前走。孔雀站在原地,没有反应。爱德华加快了脚步,边回头边往前走,雪地上留下了斑斑血迹。突然,孔雀端枪对准爱德华大喊: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哗啦,子弹上膛的声音)

爱德华定在原地,慢慢回转身,不相信地看着她:你真的要开枪?

孔雀:你再跑我就开枪,跟我走,快点。

爱德华:这么说我没有选择了?

孔雀一直用枪对着他:是的。

爱德华遗憾地耸着肩。

孔雀押着爱德华刚走几步,爱德华就停下脚步,回头茫然地看着孔雀,欲言又止。

孔雀用枪对着他:看啥?快走。

爱德华无奈地掉过头,继续走。走两步,他又停下来,渴求地看着孔雀。孔雀必须硬下心肠呵斥爱德华,她怕自己一点点的犹豫都会给爱德华带来侥幸。爱德华看孔雀这样无情无义,他真想逃跑,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受伤的腿。

孔雀看出了他的意图,警告他:你别想逃跑啊,小心把你那条腿掐断。我的子弹可不认人,没把你绑起来,那是看在你曾是我的盟军。

爱德华终于暴发了:孔雀,你们中国人太不近人情了,简直是冷血,冷血。

孔雀也暴发了:如果中国人是冷血,你早就死在腾冲战场上了,是程铁军营长用胸膛挡住了日军射向你的子弹,还轮到你站在这块土地上耀武扬威。那样,我们就不会远离祖国到这里来了。

爱德华看硬的不行,来软的,他从脖子上摘下项链,下面有个心形的坠。他举给孔雀看:你看,你的照片我一直镶嵌在吊坠里,贴在我心的地方挂着。

照片里的孔雀穿着国民党军服。泪水充盈了她的眼眶,她竭力忍着,不让泪水流出眼眶:爱德华教官,你送我的半导体收音机我一直带在身边。

爱德华:孔雀,我是爱你的,这些年我一直没变。

孔雀:我爱的不是你,我爱的是我的营长程铁军。

爱德华:我知道,可你们中国人就是这么虚伪,爱了也不说。

孔雀:是,不像你们美国人总把爱挂在嘴上,虚伪。你别说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吧,我不会放你,快走。

 

7.朝鲜战场,雪野

白茫茫的山林雪野,爱德华一瘸一拐走在前面,孔雀端着枪走在后面。

爱德华:孔雀,你还记得抗战期间我在中国收养的孤儿爱平吗?

孔雀:我不想记得他。

爱德华:我知道,为救这个孩子付出了程铁军的生命,我们更应该让这个孩子好好成长。

孔雀:不是我们,那是你的事。

爱德华:我总想有一天回中国接他,看起来再回中国不那么容易了。我非常惦记小爱平,这都是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灾难。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

爱德华小心着说:孔雀,我求你一件事。

孔雀:别说求我放你,不行。

爱德华:我想委托你替我抚养爱平。

孔雀:不,我心里无法接受他。

爱德华:只是暂时的,一旦有可能,我就把他接走。

孔雀看着他摇头。

爱德华停下脚步,要挟:如果你不答应,我拒绝跟你走,即使你把我押到你那边,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孔雀赌气呵斥:他是日本孩子。

爱德华:你当他是中国孩子好了,再说,我不是让你养他一辈子,暂时的,战争很快结束了,板门店在谈判。

孔雀敷衍他:行吧。

爱德华认真,掏出笔记本,从上面撕下两页纸,写着:写个委托抚养协议,怕你将来不还给我了。

孔雀:哎呀我的天啊,快点写,我还怕你不来要呢。

爱德华写着,写完,他递给孔雀:一份英文的,我收着,一份中文的,你收着。我们在两份协议上签上了双方的名字。

孔雀签字,把一份协议揣进兜里。

爱德华一瘸一拐地走在前面,孔雀端着枪押着他走在后面,他俩渐渐消失在茫茫的雪野中。

(闪回结束)

 

8.学校操场

飘着雪花。

下课铃响起。

爱平跑到孔雀的面前,扯着她的衣襟:妈妈,你想什么呢?你怎么不进教室啊?你不冷吗?你看你都变成雪人了。

爱平拉着孔雀的手:妈妈,我给你焐焐手。

孔雀蹲下来,捧着爱平的脸,喃喃地说:真快呀,你都这么大了。

爱平站直了身子:妈妈,我很快就会长壮实的,到那时候,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9.教室

孔雀站在讲台前,给学生们朗读课文:爷爷六岁去放羊,爸爸六岁去逃荒,今年我也六岁了,穿着漂亮的衣服上学堂。(她环视着孩子们):同学们,下面我们用漂亮造句,谁来答?

小花同学举着手急急地站起来答:漂亮的女人是狐狸精。

同学们哄堂大笑。

孔雀把脸拉下,厉声道:谁教你这么说的?

小雪被同学们笑毛了,带着哭腔:我妈说的,我妈说你就是狐狸精。

孔雀掩饰着尴尬:同学们读课文。

她转身走出课堂。

小花和爱平同桌,爱平愤怒地看一眼小花,扭过身子,不看她,低头看书。

小花:爱平,你生气了,我妈妈真这么说的,不是我说的。

爱平不理他。

小花:你别生气了,我再也不说了。

 

10.朝鲜战场,旷野 夜(闪回)

露宿野外。男战士们三两一群依偎着睡觉。孔雀一个人抱着膀冻得瑟瑟发抖。周大力正坐她身边,他指着自己的怀:孔雀,来,靠哥这儿,这热乎,来。

孔雀哆嗦着,靠在了周大力的怀里,闭上眼睛。周大力贴着她的耳朵:孔雀,你当我老婆吧,等打完仗,咱俩过日子。

孔雀先点头,又摇头。

 

11. 朝鲜战场,野战医院,内

周大力被抬到后方医院,孔雀急急忙忙跑到医院,见到浑身是伤的周大力,她不禁哭出了声。周大力的头和身上缠满了纱布,听到哭声,他在昏迷中渐渐醒过来。他的眼前出现了孔雀的泪脸,激动的他抓住孔雀的手,翕动着嘴唇虚弱的说不出话来。

站在担架边上的首长:孔雀同志,周大力是英雄,如果不是他关键的时刻炸掉敌人的暗堡,不可能夺取马踏里战斗的胜利。马踏里的炮声震动了板门店,震动了汉城,震动了华盛顿,这回他们主动找上门要恢复谈判。我们要全力抢救英雄,现在要护送他回国养伤,车就在门外等着。孔雀同志,你要让英雄此去安心养伤啊。

战士抬着担架往外走,周大力躺在担架上,用渴望和不舍的眼神看着孔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