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青年作家网 首页 创作者 传承人 查看内容

太极宗师牛春明

2018-6-7 20: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9| 评论: 0|原作者: 吴新华

摘要: 口述:孟宪民整理:吴新华我今年81岁,足足打了73年的太极拳,太极拳让我受益匪浅。我最感谢的人就是恩师,也是外公,他叫牛春明。外公牛春明得到杨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儿子杨健侯的谪传,在各种比赛和比武中总能 ...

口述:孟宪民
整理:吴新华
  
我今年81岁,足足打了73年的太极拳,太极拳让我受益匪浅。我最感谢的人就是恩师,也是外公,他叫牛春明。外公牛春明得到杨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儿子杨健侯的谪传,在各种比赛和比武中总能以柔克刚制胜对方,同时外公广泛散播太极拳种子,因此他在浙江、北京仍至全国有很高的声望。我自从小耳濡目染外公牛春明的绝技,高尚的武德,以及那那些仗义救人的江湖传奇故事。
 
                     有缘拜名家为师
1881年,外公牛春明出生于北平一户满族家庭,他自小患肺结核病,身体不好。其父为了让儿子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让他学习医术。二十岁那年,外公在意大利教会医院当外科医生。一天,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因痔疮前来就诊,此人就是太极名师杨健侯。外公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外公态度热情、服务周全,深得杨健侯大师非常喜欢。经过精心治疗,杨健侯的病愈。出院那天,杨健侯关心地问外公:“你一个年轻人,不仅没有一点朝气蓬勃,怎么反而面黄肌瘦?”
外公说:“我从小就患了肺结核,经常要吐血的。”
杨健侯轻轻地问:“你怎么不学学太极拳?”
外公反问:“练太极拳干什么?”。
“练太极可以治好你的病。”老人斩钉截铁地说。
“可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学太极拳。”
杨健侯说:“难道你还要打着灯笼去找吗?”说完哈哈大笑离去。外公觉得这个老头很古怪,回家把这事告诉了父亲。其父大喊一声:“傻小子,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天,这位杨健侯是杨式太极拳创始人“杨无敌”杨露禅的儿子,是京城武林高手中的高手。”
第二次一大早,天灰蒙蒙亮,其父就带领外公直奔杨府,要求拜师学艺。杨健侯见小牛医生上门求见,当然欢迎,在堂屋客客气气地让坐泡茶。外公说明来意要拜杨健侯为师。杨健侯犹豫一下,然后连忙摆了摆手说:“不行、不行。”这让外公坠入云里雾里,明明指引他学拳,却不收他为徒弟,这是什么道理啊?其父急忙说:“杨师傅,我儿子长年生病,身体很差,为了使他像正常人一样有一副健康的体魄,恳请杨师傅收他为弟子吧。”杨健侯看着这对火急火燎的父子,呵呵一笑,从椅子上起来说:“我因年事已高,在江湖上已经宣布不再收徒弟,如果收了小牛,这不是自己甩自己的脸啊?”其父与外公两人对视一眼,心想这次是空欢喜一场。但是杨健侯接着说:“不过、不过……”父亲马上催问:“杨师傅,不过什么啊?”
杨健侯说:“不过我可以教小牛拳法,他拜师就拜在我儿子杨澄浦门下吧。”其父和外公听到能在杨家学拳,禁不住喜出望外,其父向杨健侯深深鞠了一躬,叫外公向杨健侯大师行叩头大礼。
 
                         苦练太极拳
杨健侯大师的拳法,依旧有杨露禅从陈家沟学的雏形。为了适应学拳者需要,杨家父子后来将拳式从繁向简过渡,但是外公所学的太极拳比如今流行的要难得多,比如架子低、腰腿运动量大、处处体现以腰为轴心的缠丝劲。杨健侯教拳非常有章法,简单动作一天教一个,繁难动作3、5天教一个,要求反复练习。如单鞭要求做到三平(肩平、手平、腿平),四直(头、颈、腰、小腿与地面垂直)。单鞭下势要求人从条凳下蹿过去,再做金鸡独立。杨健侯教拳非常严,要求将所学动作学得姿势正确、等打熟练后,再教下一个新动作,绝不会因为外公有病而降低门槛。
在杨健侯恩师的心传口授下,外公学会了九九八十一式杨式太极拳,开始每天早晚各打一遍,后来增加到早晚各打2到—3遍。接着就进一步学习推手、太极剑、刀、杆。杨健侯所讲的功夫,他都一一勤练、悟通、做到。杨健侯说:“拳打千遍,不打自转。”每逢节假日,外公全天练拳,最多一天打30多遍。外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破千遍的记录,从而练出太极内劲。杨健侯还说:“练拳要早,三天抵不上一个早。”以后,五更,鸡叫头遍,外公起身练拳,真正做到“闻鸡而舞”。
外公的师父虽然是杨澄浦,其实是杨健侯替子授艺。外公的拳法都是杨健侯亲自传授。外公练拳刻苦,悟性高,又非常有孝心,深得杨健侯大师的喜爱,杨健侯想将杨家太极的秘笈传给外公。但家规是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杨健侯提出收外公为义子,给外公赐名牛镜轩。外公当然求之不得。那天,杨健侯从怀里掏出一本绵纸的手写本,慎重地交给外公,让外公抄写一份。这就是杨式太极拳秘诀。后来,外公不管去哪里,这本秘笈一直珍藏在他身边。
经过刻苦习武,外公的太极拳功夫突飞猛进,做到气沉丹田,刚柔相济、行云流水、绵绵不断,真正达到内家拳要求的心静体松。
后来杨澄浦在北平中山公园授拳,外公听从杨健侯大师嘱咐,前来协助教拳,一教就是6年。这次,外公的拳技在北平崭露头角,很快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过往北平的许多拳师前来切磋、拜访他。
 
                不战而屈人之兵
有一天,有位张家口的拳师在北平天桥摆擂卖艺引起很多拳友前往观看。此人身材高大、肩阔腰圆、手里拿着根甘蔗粗的铁棍,他能使铁棍弯屈又能拉直,足见他力大无比。此人身上另一个明显特点,就是皮肤呈块状,又硬又厚像鱼鳞一样。他将身子靠在一幢房屋的墙壁上,运用肌肉的收缩,能像壁虎那样从墙壁爬上去,这个功夫叫严手,俗称吸壁功。此事在北平成为奇谈。杨澄浦的不少徒弟回来大赞此人的功夫了得。那天,杨澄浦说:“春明,你去与他比试比试。”
外公愣了一下,犹豫地点头答应。其实外公心里没有底,他虽然学会了推手,胜过一些同门师兄弟,但是从未跟外家拳高手交过手。万一不能取胜,自己丢脸事小,可要毁了杨家的声誉。外公马上想到恩师杨健侯,前去请教。
杨健侯知道情况后,对面有难色的外公说:“你放心去吧。”
    外公问:“我用什么招式破败对方?”
杨健侯轻松地说:“你只要歪歪扭扭就行啦。”
歪歪扭扭是什么啊?外公一头雾水,本想请杨健侯恩师解释一番,又觉得难为情。晚上,外公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半夜才领悟歪歪扭扭的意思。这明明是说,不要硬打硬,待对方来攻时,只要身子往旁边歪歪(即闪一闪),避开来势使对方落空,随后再扭扭(即转一转)腰,借着来势将人发出。这正是秘笈上所说的“引进落空”。
次日,外公吃过早点,经过大街小巷缓步走向天桥,远远看到一群人围着那个名震京城的严手拳师。外公快步上前,推出密密层层的观众,装作醉酒的样子跌跌撞撞进了场子当中。
严手拳师正在吆喝有没有人比试,见一位练武之人撞进来。他连忙收住手中铁棒,上前两步,拱手问道:“这位师傅有何贵干?”
“我是来看热闹的。”外公说。
“看热闹不能到场子中间来。”严家拳师说。
“场子中间看得清楚,我想看看你的功夫怎么样?”外公答。
严手拳师听听话里有音,恭敬地问道:“请问师傅贵姓?”
“姓牛。”
拳师更加恭敬了问:“您就是牛镜轩师傅吗?”
“正是。”
严家师傅见来人是牛镜轩,便丢下铁棒,躬身行礼道:“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镜轩师兄大驾光临。兄弟这次进京就是向您和杨师傅求教的。”
原来这位严家拳师虽练就一身硬功,却要求上进,想练成柔中寓刚的内功,才远道来藏龙卧虎的京城寻找名师指点。当他得知杨家太极拳厉害,有拜师学艺的愿望,但是他初次进京,人生地疏,缺少人引进,只得暂且在天桥卖艺。后来,外公就将他引见给杨澄浦师傅。
 
                     点穴功和解穴功
 外公在杨家学拳长达17年,得到杨健侯恩师的真传,功深技精。到了杨健侯晚年,杨健侯恩师将秘而不传的点穴功传给外公。点穴功是一门相当难学的武功,首先要将肩、肘、腕、指练成一定功夫,尤其是以中、食指为主,练得两指一样长,指头肌肉特别发达,再开始熟悉人体生死门的穴道。武界将人的胸腹部视为死门,因为这里的穴道大多为动脉、神经、经络汇聚之处,有的与内脏相联,此等穴道若被点中,轻则麻木不仁,行动失灵,重则瘫痪死亡。背部则为生门,一般说背部肌肉丰厚,不易伤害。外公的手指肌肉相当发达,内劲直透指梢。有一次野餐,忘带了罐头刀,外公用指当刀点开罐头盒,手指毫无损伤。最遗憾的就是还没来得及传授解穴功,杨健侯恩师一病不起,驾鹤仙逝。
1917年,外公以行医为名,从北平出发,开始漫长的寻师访友之旅。他要寻找精于点穴解穴功的大师。虽然遇上拳师很多,但是从未碰到懂点穴功的高手。外公在张家口宿店里,遇到一位骑驴的怪老头,晚上在床上不卧睡而是打坐。白天骑驴缓慢,有时打盹,但是手里转动三个鸡蛋大小的圆石,却从不停息。两个人同行三日,怪老头寡言少语,外公见他年长,在生活上主动照顾他。
一天,他们经过一条山坡,忽然从山上传来妇女的呼救声。两人急忙上山,见三个强人,将一个男人绑在树上,正欲对妇女强奸。外公上前欲劝阻,两个强盗迎面打来,被外公发劲摔了出来。强盗头目躲在巨石边观战,见手下失败,他举起长枪瞄准外公,正要扳机开火,突然一块飞石击中他手腕,长枪丢落地。头目见是骑驴老头所为,便操刀向老头横扫过去。老头却不见了。
“我在这里。”老头钻在驴肚子喊道。
头目往下一刀,老头蹿到驴背上。头目第三刀过去,老头却蹿到他身后,用踢了他一脚。三个强盗跪地求饶。他们救下这对夫妇。
外公非常感谢老人相救。得知老人出身武术之乡——河北沧州,精通螳螂拳、形意拳,石弹打飞鸟十有九中。外公问他点穴功。
老头说:“从古至今,点穴门派很多,点穴、打穴、拿穴、闭穴之分,现在统称为点穴功。打穴属于少林派,是用拳头打中穴位。拿穴是用拇指、食拇拿穴位。闭穴一门理法精深,在手法上分轻、重、麻、昏四等。要根据人体气血运行机制的规律,遵照一定的时辰,才能生效。”
外公大喜,认为找到了精于点穴解穴功的大师。老头却说:“我也不会点穴功,但是我听说江西、浙江一带有人懂点穴功。”
后来,外公用三年时间走遍江南各大城市,未曾碰到点穴大师。
外公也遵照杨健侯临终前嘱托:去南方发扬太极拳。
  
                       跟外公学太极拳
1920年,外公南下南京、上海等地寻师访友,曾在上海哈同路68号设立太极拳馆,但是不久就前往浙江授拳。
1928年杨澄浦宗师在浙江国术馆任教务长,外公协助杨澄浦教拳。
1929年,外公进入南京中央国术馆当教官。外公在外面当教官,身边总带着最喜欢的四女儿牛玉冰,也就是我母亲,后来四女儿就嫁给杭州孟家。
1929年杭州举办闻名遐迩的西湖国际博览会,同年10月10日在杭州举行的国术游艺大会,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武术盛会。被人称为千古一会。大会会长为当时浙江省府主席张静江,杨澄浦作为评委,全国各地的武林高手,以及武术界一流高手,如孙禄堂、杜心五、刘百川等参加,名家表演当中太极拳占很大比例。
外公被杭州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深深地吸引了,喜欢在杭州打拳、教拳。1946年外公正式定居杭州,并住在我家(四女儿家),我就开始学练太极拳。那年我8岁,开始我对太极拳非常感兴趣。
在教拳时,外公演练几个动作让我记住,这些动作又不告诉我名字,我问了,他也不说,这种学习效果虽然非常好,但是进程比较慢,学一套81式的太极拳,要花了一年多时间。现在却不同了,教拳架时会告诉每招每式的名称,记住名称练习比较快,一套81式太极拳,一般学习两三个月就会打。
我小时候也贪玩,每当我对太极拳索然无味,要打退鼓堂时,外公也不会说话,而是在我面前打拳,他那舒适、开展、美观、大方的拳路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又开始老老实实练习拳法,如此反复多次。有时我练得满头大汗,腿痛难忍时,内心矛盾之际,外公会与我讲故事,他说;“练拳如烧开心一样,要让冷水沸腾,必须用柴火烧,坚持不懈,水才会开。没有一蹴而就,无捷径可寻,唯有苦练才厚积薄发。
一年之后,我在草地上能打完一套81式的太极拳,我非常开心,我还要多学习一些本领。当我看外公在操场上舞动的太极剑非常柔和优美,我动心了,要求外公教剑法,我想外公对我非常好的,一定答应的。我一提要求,外公只看了我一眼,没答应。这让我万万没料到,外公一边吸引我打拳,一边却不允我学剑,这是为什么呢?当然外公也不会与我解释原因的,我一度心里默默地责怪。直到读初二时,外公主动教我太极剑。学会了太极剑,我当然想学那虎虎生威的太极刀,但是外公又不肯教我。直到高二那年,外公才传授我太极刀。过了几年,他又传授我太极杆。
直到若干年之后,我才明白外公的一片苦心,拳是剑、刀、杆的基础,要基本扎实,一定要先打好拳,就像建高楼大厦,基础不牢固,难以建成高楼大厦,即使建成也是危楼。
   后来,我跟着外公学推手,推手是比试武功实力的直接方式,要求学拳者将太极拳运用到实战中,如果你只会打太极,不会实战,这虽然养身的,这不叫太极拳,而是太极操。太极拳不光能养身,而且还能实战。推手充分发挥出“动中求静,以静制动”的原理,体现出了太极拳刚柔相济、以柔克刚的原始内涵,使弹簧力一类的独特功夫达到神奇的境界。掤、履、挤、按四式是推手的基本动作,每天早晨,外公与我掤、履、挤、按左右各推200记,一共1600记。每记动作都要做足到位,不能三心两意,更不能敷衍了事。在外公的精心培育下,我也不负所望。1959年浙江青少武术比赛太极拳项目,我拿了个人第一名。1981年到1983年连续三年在浙江民间武术家比赛中,我均拿了一等奖。我现在组建了牛春明太极拳馆,下属分馆几家,省内外学员10000多人。
  
                    缅怀恩师善待同门
外公从我家搬出,就住在杭州营门口,这是杭城老住宅区,人口众多。清晨,他在小区舞扎杆200下,劲透杆梢,呼呼有声。孩子们都离得远远的,用惊奇的目光看着这位清瘦的老头子。有一次,一位胆大的孩子问:”老爷爷,你还有什么本领?让我们大家看看。”外公见这群稚气可爱的孩子,笑着回答:“行,行。”外公端来一盆水放在方凳上,两掌在盆上凌空阴明盘旋,由慢到快,瞬间,水花飞溅,唬得众孩子叫喊着四下躲闪……
外公非常怀念恩师杨健侯,杨健侯不仅把杨家太极拳剑刀杆及内功心法倾囊相授,而且在晚年授点穴之术。到杭州他没有忘记恩师杨健侯的教诲,坚持苦练功夫。每天早晨4点多,天还黑不溜秋,外公起床,在家打三遍拳,练半小时扎杆,然而前去湖滨六公园。他家在一公园附近,他从一公园出发,既不骑自行车,也不走路,而是打拳前往的,一路就是打拳。太极拳中的搂膝拗步、野马分鬃是非常重要的动作,正好是行前的,外公把这两个动作单独拎出来,在路途中单独进行练习。
那时,六公园附近荒凉,杂对丛生,野草遍地。外公就这里带一班徒弟练习。外公非常听杨健侯的嘱咐,比如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坚持按照要求练习。他虽然古稀之年,动作依旧灵敏,步履非常稳健。
每次逢年过节,外公在家里点上三柱清香,朝北作几个揖,嘴里默默念道。当时我还是孩子嘛,不懂事,大声批评外公搞迷信活动。
外公说:“这不是迷信啊。”
我说:“你点了清香,还朝北面久久作揖,不是迷信还是什么呢?”
外公说:“我是缅怀恩师,我用这个最简便的方式怀念,感谢。有什么不对呢?如果没有杨健侯恩师,就没有我牛春明的今天。”
许多年之后,我回想外公的话,认为这种祭祀先辈的方式虽简便,但到位,外公绝对是一位重情重义的汉子啊!
外公对同门师兄弟相当尊重。有一次,师弟田兆麟来杭州做客,吃过饭之后,师兄弟两个人要推手。这是我盼望已久的,我从未看到过外公遇到过劲手,这次可以大饱眼福了。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外公说:“我们推手,你们不许看的。”然后他带着田兆麟两人去里面的房间,闩上门。我们只得在外面等候。一会儿,我听到内屋木地板响起吱吱呀呀的声音……过了一两个小时,内门打开,他们两人出来,已是满头大汗。我当时好奇地问:“外公,你俩谁功夫厉害?”外公白了我一眼说:“在外面不能说我们师兄弟谁厉害。”
后来,在外公开心之时,我故意问:“外公,你在师兄弟中功夫排在老几。”外公一笑说:“我的师兄弟都比我厉害。”我知道这不是真话,却是外公敬重师兄弟的一种方式。
 
                      武举人拜师
抗日战争时期,外公不愿替日寇做事,携全家离开杭州来到金华武义县避难。为了生活,他一边打拳,一边重操旧业,开业行医。1938年,兰溪中医专科学校长诸葛少卿得知外公打太极拳,聘请他为老师给师生教太极拳。因为中医经典著作《黄帝内经》养生之道,将五禽导引之术作为防治疾病的重要手段,先知之明的诸葛少卿便内家拳法作为在校学生的必修课之一。这一带地区学武相当普遍,但是大多以外家拳为主,对这种软绵绵的太极拳有点瞧不起眼。县里有位武举人,他在金华一带非常有名,学校没聘请他,反而请外乡人牛春明,他非常不服气。
一天,他找上门来要与外公公开比试武功,并提出比武的日期。外公微微一笑,婉言谢绝。武举人更加不把外公放在眼里,以为外公怕他了。武举人执意要比试,不答应后就当场动手动脚。外公非常为难,深知“强龙不压地头蛇”。若打败对方,矛盾可能激化。外公便建议当天家里比试一下,并在客堂里画了一个大圆圈。外公说:“我们两人站在圆圈里,谁被打出圈外就输掉。”武举人欣然同意。
外公与武举人进入圈内相对站立。外公想起了杨健侯恩师的教诲,与人比试不能先动手。先动手不仅理亏,而且容易露出破绽,让对方有机可乘。外公静观武举人的动静,但这位武举人也是老手,深知“强者先打,智者后赢”的道理。他站着也不动,静观外公的动静。两了对峙一阵子,外公突然说:“右脚请来吧。”
武举人愕然一惊,他确实想用连环腿出奇制胜,见动机已被识破,他便不动了。外公连忙解释说:“这是碰巧猜中,不算的,再来吧。”
过了一会儿,武举人想进攻。外公又说:“左手请来吧。”
外公的话又说到节骨眼上。武举人有点按捺不住了,两次出招已被识破,索性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招式,用左拳向外公脸部猛击过去,外公出手以“截劲”相迎,大喝一声:“哈”,武举人应场跌出圈外。武举人红着脸爬起来跑了回去。
次日,武举人又来了,身边带着一个少年,少年就是武举人的儿子。武举人提出要拜外公为师。外公见他态度诚恳,就答应了。
外公在武义教拳之余,采集、钻研中草药,替人治病,颇有成绩。
  
                       “打老婆拳”的厉害
 解放初期,外公在永康教拳。那天他打了一套太极拳,当地人见到动作缓慢柔软的拳法,非常吃惊,有人大胆者责问,这是什么拳?外公说:“杨式太极拳”。有人嘲笑道:“这拳是没错,但是打老婆的拳。”一位有外家拳功底的拳师当场羞辱说:“你这种拳有什么用场,软绵绵的,真是打老婆的拳。”外公也不争辩。翌日,那位拳师登门求见,外公以礼相待,在客堂请拳师喝茶。拳师竟突然向外公胸前发来一掌,外公身子不离开座位,转腰随手一送,那拳师向后跌倒出去,撞翻桌子,茶具尽碎。拳师对太极拳才刮目相看。
过了一天,拳师带来三位拳友要学太极拳,他们将四份拳礼放在桌子上,每份银元20元。外公请他们落坐,他们却不肯坐,反而分别站在客堂的四角。外公见他们一边送拜师礼,一边要比武的样子,心里有点困惑。那拳师说:“牛师傅,你若打败我们四人,我们叩头拜师,拳礼归牛师傅。如果牛师傅失败,不要在这里教拳了。”这种罕见的拜师仪式,有点踢馆的味道。四位拳师从客堂的四角,同时向外公围攻,外公将四人一一发出去,既未伤皮肉,更未伤筋骨,四人心服口服,向外公跪下叩头。外公拉了他们起来,让他们收回拳礼,说:“你们四人功夫相当不错,今天是给我面子,不要有师生之分,今后我们都是朋友。”
四人也不强求拜师。只是想知道牛师傅在受围困时怎样左右逢源,以少胜多的秘诀。外公淡淡一笑,说道:“这是太极拳的听劲,先听后发,疾如闪电,有此薄技在身,所以能受困不惊、化险为夷。”
外公也说了太极拳的来源。当年祖师爷杨露禅在京城打遍众多高手后,皇宫贵族公子都要跟他学拳,这些人从没吃不苦头,杨露禅就创建这套软棉棉的太极拳,其实里面的内功一样不少的。
从此,这一带人们对太极拳改变了看法,不再嘲笑了。外公对外家拳也敬而远之,各自锻炼,互不干涉。
  
                      在塘栖等地教拳
外公不仅潜心钻研太极拳,而且推广普及太极拳。太极拳能显示经久不衰的生命力,是武术运动中最富有智慧的一个拳种。它融练拳和养生为一体,技击和练功紧密结合。讲究以静制动,以逸待劳、以柔克刚的技击原则。
外公经常在浙江大学、浙江医科大学、浙江省军区医院、杭州铁路医院、杭州邮电局、杭州制氧机厂、杭州张小泉剪刀厂、都锦生丝织厂、古镇塘栖等地授拳。
外公教太极拳以防治疾病,当病去体健时,再教拳技推手。打拳要求呼吸自然、含胸拔背、气沉丹田、立身中正,一举一动都要轻灵,迈步如猫行,运动如抽丝。

外公教推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教,要求从严,不得草率。先是左脚在前,两脚摆成似丁非丁,似八非八的步形,从左臂开始推二十到五十回合,使上肢动作与腰腿协调一致,天天练习,功夫逐日增深。先练出“沾连粘随”,与人推手,沾着对方双方,连绵不断,不丢不顶,当然外公要求“一举一动要轻灵”,由于肌肉放松,皮肤的灵敏增加,渐渐听出对方的劲路,这就是所谓听劲。
1957年5月,金黄色的枇杷挂满枝头,外公牛春明坐轮船来到古镇塘栖,住在徒弟沈掌庆家里。塘栖虽然是古镇,学拳打拳的氛围浓,听说牛春明太极拳名家来了,少林拳、八卦掌、形意拳、擒拿格斗等门派拳友们纷纷涌来,擦拳摩掌,都要试试牛春明师傅的手上功夫。当拳友们看到外公时,大失所望啊,牛春明身高1米6多,长得瘦小的,有什么本领啊?这让拳友有大失所望,脸上有一种不屑之色。
在沈掌庆家的厅堂中,沈掌庆提出与师傅推手,外公欣然同意。沈掌庆时常到杭州六公园跟着外公学拳,知道牛师傅的真功夫,小心翼翼行拳,外公看了一眼沈掌庆身后的一只藤椅。突然,外公轻轻过去用劲一掌,沈掌庆飞了起来,正好摔在藤椅子里。沈掌庆从藤椅子里坐起来说:“师傅,你从前不用这么大劲的。”外公说:“劲也要试试的。”塘栖拳师们吃惊不小,看似软得似柳条的手臂,发出的劲去如此强大,竖起了大拇指。后来,不少人拜沈掌庆为师,练习太极拳。
以前,沈掌庆与外公推手,外公只推沈掌庆出圈子半步。这其实也是外公授徒的规则,不管这个徒弟是初学者,还是学了几年的弟子,一般情况,他都让徒弟退撤半步。不少初学徒弟还以为自己与几年的师兄差不多。其实巧妙在外公的拿捏上,不管你功夫好还是差,外公都让他退后半步,这既安全,又不会太失面子。在塘栖,外公向沈掌庆发了劲,主要给其他门派看看,不能小觑太极拳。
那天,外公去浙江大学教拳,我跟着同去。在操场上先是外公领着大家打拳,一套拳之后,外公教他们推手。一位大学生要推手,外公在忙于教人,就与我推起来,几个回合过去,我感觉那个人两手散开,中盘进攻的机会来了,我作一个按式,刚要向前发劲,这一记我猜测这个大学生肯定躲避不了。但是外公大声喊住了我,还当众责斥我。我感觉自己没有错了,心里不服气。外公回家对我说:“你这一掌出去有多了劲你知道吗?你能控制多少?对方有多少实力化解你也不知道。摔伤人家怎么办啊?”外公就是这样一位爱护学员的好师傅。
      
                 听劲的神奇作用
商某练习太极拳三十多年,手上功夫非常了得。他与外公推手一般四周放着稻草,摔出去也不会摔伤的。两人推起来,外公动作轻缓,目光如电,盯着对方的眼神探察劲意,并以声东击西诱发对方出劲。商某也不停地听劲调劲以便乘势发之。双方都在寻机待发,还是外公手法高明,听劲更灵敏,调劲更灵活。待商某有出劲苗头马上截住并发之,商某如皮球一样弹出老远。这就是拳理上所说的“彼不动,已不动;彼微动,已先动”知己知彼的懂劲功夫。
1959年,外公师弟田兆麟的高徒沈某来杭州,此人练拳二十年多,功夫较深,身材粗短而壮实有力,两脚踩在水泥板为之震动。与拳师推手,常大吼一声,对方跌出去。他与外公交手时,故技重演,正要大吼一声出劲,外公回锋避势,顺手相迎,反手相送,一迎一送,弹指间沈某跌出一丈外,其双足着地轰然有声,水泥地板为之震动。沈某不甘心失败,数次反扑,均被击回去。沈某大为叹服,恭敬地向前请教。外公微笑说:“拳无拳,艺无艺,得机遇时是实技。”诚然,在比试中,遇到每个机遇,要当机立断,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及时出劲,挫败对方,方显太极拳的实际意义——威力。
然而在太极拳中,懂劲仍非上乘功夫,唯有达到“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的所谓“神明”阶段,方是登上太极拳技艺的顶峰。外公为人谦虚,从来不说自己有此功夫。正是这种功夫救过外公一条命。那次,他从杭州到兰溪,误上了一条黑船。外公沉重的行囊引起船长的觊觎,暮色苍茫中,船儿抵达目的地,外公提着行囊走到船头,正要跨右脚上岸之际,忽觉身后异常,即以左脚金鸡独立之势,提右脚向左转身,瞥见船老大举着船篙向他背心捅来,刚巧被他转身避过,外公左手推篙,结果船老大连人带篙跌入水中……
杨健侯大师听劲更绝。那天他坐在厅堂上抽烟,儿媳妇抱着幼儿从水缸取水回厨房,脚下一滑正要跌倒之际,杨健侯大师一箭步从厅堂窜出,一手扶住媳妇,一手接过盛水的水瓢,使母子安然无恙。
  
                    比赛之外的比赛
“人生七十古来稀。”外公到了七十多岁,每天早上打三遍拳,其功夫还不断进步。他的全身肌肉如青年人一样结实饱满。太极拳的真谛“外练筋骨皮,内练精气神。”
1956年在北京举行“全国武术表演比赛大会”。外公代表浙江参加比赛。外公住在招待所。听说牛春明来了,各地武林高手前来拜访,其中有一位北方武林高手要与外公比武。那人曾经打败过不少大师级人物。那人长得人高马大,他迈进外公房间,见外公身材瘦小,大声问道:“谁是牛春明?”外公关上门,淡淡地回答:“在下,就是牛春明。”那个人一脸不屑地说:“我们比试一下功夫?”
外公说:“可以,明天早上五点,在大楼前花台边比试?”
那人说:“好啊!”
外公又说:“我有两个条件:一是比武是友好切磋。二是不能告诉其他人。”
那人心想,牛春明是害怕失败,考虑的非常周全。他向窗外张望一下,吐吐吞吞地回答:“可以的。”
翌日凌晨五点钟,外公来到花台前,北方汉子已经等候多时。两人点头会意,那人伸出手臂,外公上前一步接手,两人就推起手来。还没有三个回合,那人一蹲,然后用双掌向外公的阴部猛烈击来,外公轻轻一转,并用双掌按过去,那个人从花台上面飘了过去,摔落在花台另一个头。突然,楼前的窗户纷纷打开,响起热烈的掌声……外公小跑过去拉起那人。
那人提出再与外公比试,外公摇摇头没答应。因为那人不守承诺,明明两人约定比武不许告知第三人,现在楼前窗口露出一个个脑袋瓜子,分明是事先有人告知的。透露这个信息之人可想而知。
这次比试后,大家都说牛春明是大力士,能将200斤重的大汉摔起来,手中应该有1000斤之力吧。《文汇报》《新民晚报》《新体育》等几家报刊杂志记者联合采访外公,他们见到外公问:“大家说牛师傅是大力士,你力气很大吧。”
外公说:“我一个76岁的老头有什么力气啊?”
记者说:“牛师傅,你也不要谦虚了。”
外公说:“一桶水我现在都拎不起来,只能拎半桶水啊。”
记者惊讶地问:“那你怎么能把200斤重的大汉摔出去。”
外公从椅子上站起身说:“这是他自己的力气,我只是帮他送了送。”
这就是太极拳四两拨千斤的功夫。
在这次全国比赛中,各省市的青壮年选手都来与外公比试,均被外公推到数丈之外,外公在这次比赛中荣获“优秀运动员”称号。
 
                       太极拳拍成记录片
作为祛病延年的太极拳曾经在京城和京戏一样,为帝王权贵所独享。但是外公打破这个魔咒,不管贫富,他都教拳。他一生致力于练、教拳,受益的学员数以万计。学拳除了练功之外,更多的得到养身的实惠,许多慢性病患者练拳后病愈,体弱之人变强壮,忧郁之人变喜悦,老年人精神旺盛。正如外公所说:“我虽然是医生,可治病却很少用药,而是以拳为主。”
大概是1959年,中央某领导人到杭州疗养,领导也想学太极拳,省里的同志请外公去,外公就不辞辛苦去疗养院教拳。浙江省体委成立太极拳培训班,请外公负责教训,之后,外公还被浙江大学聘为老师。1960年,中央领导陈云在杭州接见外公,希望将太极拳这件国宝发扬光大,指示解放军报社的摄影记者同杭州市照相师给外公拍摄全套太极拳照片,共拍照片200张。后来陈云同志看过非常满意,但觉得静态的照片不能生动地反映太极的风貌。”
后来,陈云就指示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和浙江电影制片厂合作拍了一部记录片《万年青》。摄影师看了外公表演拳架,他向外公提议露一手真功夫。此时路过一位拿鸟笼的养鸟人,外公叫那人过来,外公将鸟笼里的鸟捉出来,放在掌心。养鸟人惊叫:“老师傅,你当心,鸟儿飞掉了,你得赔偿。”外公微微一笑,任由大鸟在掌心扑腾翅膀,就是飞不起来……围观之人惊叹不已。这就是太极听劲功夫。
这部记录片于1960年完成,并在全国许多城市放影。
1961年7月,那年我24岁,外公牛春明病逝在家中,享年81岁。
外公走了之后,我苦练太极拳,也经常想起跟着外公学拳的那段美好岁月。为了纪念外公,我打算收藏记录片《万年青》带子,感觉这件东西太珍贵了。1990年,我试去浙江电影制片厂要带子。工作人员说:“带子可以复制一份给你,但是要收费的。每公尺10元,300多公尺,加之手续费,合计5000多元。”当时我每月工资几十元,根本无力承担。过了一段时间,我托朋友去申请,理由是科研项目,费用250元。工作人员到上海拷贝。但是这只是三盘中的一盘,9分钟放映时间,另外两盘没有的。过了一两年,我去北京寻找另外两盘,中国新闻记录厂的领导热情接待我,但是他们说:“片子他们没有了,当时已经交给浙江电影制厂了。”我再跑去浙江电影制片厂找,他们那边依旧没有,连事先拷贝过的原盘也找不到了。
外公牛春明有七个女儿,只有小女儿牛筱灵学太极拳。牛筱灵也有87岁,仅活在世上唯一女儿,现定居香港。牛筱灵撰写《牛春明太极拳》一书,我也整理了外公的笔记本,出版了《太极拳教程》等书。
外公牛春明离开这个世界已经57年了,但是他豪侠尚义、精深德艺、博大胸襟深深印在我脑海中。 2016 年他那名扬天下的太极拳被杭州市确定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杭州广袤的大地一代代传承下去,同样传承的是他那重情重义的高尚品德……

 
作者吴新华,现供职浙江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人民政府。作品散见于《当代小说》《小说月刊》《绝妙小小说》《幽默讽刺》《文学港》《短小说》《浙江日报》《联谊报》《贵州都市报》《杭州日报》等报刊,部分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文学报》《故事家》《特别关注》等选载或入选中考语文试卷。曾在各类征文比赛获奖,其中《决战王励勤》获奥运会征文一等奖。系杭州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窗外栖溪》《意外的结局》《经世致用:王阳明》《从秘书到宰相——张廷玉》等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7-2018  青年作家网  Powered by©青年作家网   技术支持:春草网络    ( 京ICP备16065167号 )